首页

文献纲目

 

生平简介

关麟征将军生平

怀念长兄关麟征将军---关梧枝

关麟征将军生平 ( 第二页 )

   抗日战争时期是关麟征一生戎马生的黄金时代,他曾自我评价说:「我的一生是打日本鬼子的一生。」

   1933 年 2 月底,关麟征为廿五师师长,他所在的第十七军奉命开赴长城古北口抗日。 3 月 9 日,当部队到达密云以北石匣镇时,接到何应钦“停止前进,就地待命”的命令。关麟征想:如果就地待命,延误时间,则日寇有可能占领古北口及其以南的南天门防线。这不仅影响在长城抗战的友军,而且平津危矣。他审时度势,毅然“抗命”,将部队开到古北口前线接防。为了夺取潮河支流对岸高地有利地形,他亲率一四九团猛烈反击日晖。双方短兵,战斗惨烈。关麟征被敌人的枪榴弹炸伤五处,浑身是血,但他仍力战不退。身旁官兵十余全部战死,他仍毫不动摇,从容指挥全师官兵英勇杀敌,终于击退了敌人占领了高地。仅前三天,就歼灭敌军二千余人。关麟征因作战有功,获得国民政府颁奖的青天白日勋章一枚。《大公报》主笔张季鸾亲自撰写社论“爱国男儿,血洒强场”,以贺其功。

   5 月底,二十五师奉命开往北平郊集中休整。关麟征离开密云时,看到群众害怕日寇前来骚扰的惶恐情景,不禁感叹流泪,说:「政府不愿人民安危,下令撤退军队,实在对不起老百姓!」部队到达平,一些大中学校师生慕名而来,请他去作讲演,介绍抗日杀敌事迹。他看到平津一带群众,抗日情绪高昂,尤其是一些大中学生无不跃跃欲试,请缨杀敌,因而翌年暑假在北平郊区黄寺大楼二十五师兵营,开办了五千人的大中学生军事训练班,派军官作军事讲座的报告,组织军事操练,为即将到来的全面抗日战争进行准备。

   6 月,何应钦与日寇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何梅协议》,其中条文规定:“国民党中央部队和宪兵要撤出北平和河北省”。关麟征知道这个消息后,曾向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恳切陈词,“如果部队不战而撤出北平和河北省,国民党将丧失民心”,并建议加强战备与日军作战。他还向南京蒋介石发出电报:“如果不战而退出北平、河北,将会对委座威信有很大影响……”与此同时,他还命令二十五师各级队在北平城郊构筑工事,准备对日军作战。可是,他这些积极建议都没有被当时国民党掌权者所采纳。

   1935 年 3 月,关部被调往山西,与林彪的红一军团激战于听水河畔的午城镇。 4 月,又进攻在险县的徐海东红十五军团,次年 10 月,关麟征晋升为陆军中将,并获三等宝鼎勋章。

   “七.七”卢沟桥事件发生时,关麟征已升任第五十二军军长。这年秋冬,他率领部队在平汉铁路北段从事抗日斗争。 9 月,参加了保定战役。 10 月,在漳河南岸,与进犯漳河的日军十四师团进行一场拉锯式的攻防战,双方伤惨重。最后,日军向漳河北岸的邯郸、武安一带败退。这时,关麟征从侦察兵报告中得知日军在邯郸城外建有飞机场和汽油库,立即命令智勇双全的营长梁伟智率领一营,夜袭机场,烧毁日军飞机十余加,炸毁了汽油库,受到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的嘉奖。
随后,关麟征带领五十二军转战河南、山东抗日战场。在台儿庄会战中,他率部随汤恩伯第二十兵团,在向城洪山镇一线阻击北面之敌,配合正面作战。 3 月 24 日,他指挥部队向盘踞在油浦铁路台枣支线的日军第十师团濑谷旅团发起进攻。但台儿庄东北是一片平原,只有少数小丘,缺乏地形掩护,加之基本上都是轻武器,火力不如日军,进攻非常困难。后来,关麟征发现日军白天战斗活跃,晚上龟缩不动,他抓住敌人这个活动规律,结合实际,扬长避短,采用夜战火攻战术,命令部队昼伏夜出,消灭敌人,取得显著战果。

   3 月 31 日下午,由临沂南下的日军阪垣师团沂洲支队约有四千人,配备野炮、战车,突然袭击五十二军指挥部。当时,关麟征身边只有一个警卫营的兵力约三百人。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关沉着冷静,命令警卫连长徐文亮带领仅有的三百人,在离指挥部千米以外的地方展开佯攻,以迷惑敌人。及至黄昏,援军赶到,他立即指挥部队反攻,在爱曲一带对日军沂州支队突然实行反包围。敌军仓卒应战,伤亡众多,其骑兵部队全部被歼。 4 月 1 、 2 日,关部继续向兰陵、洪山一带军进击,歼灭敌人大部,有力地支援了台儿庄的防守战。

   4 月 5 、 6 日,关部与王仲廉的八十五军加速对台儿庄日军的攻击。白天枪炮袭击,白刃肉搏,晚上攀屋放火,乘乱追杀,使敌人日夜不宁。关、王两军并相继收复了台儿庄东面的甘露寺、杨楼、陶墩等据点,从而解除了台儿庄东北方面日军的威胁。紧接着,关、王两军从台儿庄北面包围了敌人。李宗仁于 4 月 6 日夜晚三时下令全线反攻,三十一师和第二集团军在城寨内部清扫残敌,五十二军等在外围灭敌人,并跟踪追击。日军狼狈向枣庄、峰县方向逃遁。

   台儿庄大捷后,关麟征升任第三十二军军团长。在这次战役中与关较量过的日军垣征四郎说:“关麟征一个军应视普通支那十个军”。是年夏天,蒋介石在武汉珞珈山军官团让话时说:“中国军队如都像五十二军那样战斗力强,打败日本军队是不成问题的。”当时国内军事评论家称台儿庄战役中负责防守的孙连仲和负责攻击的关麟征为“孙钢头”和“关铁拳”。

   4 月下旬,关部奉令开至峰县以东、邳县以北的虎山、长山、艾山、连防山一带防守,将日军国崎支队包围在码头镇西的北涝沟,给敌以重创,仅日军四一、四二联队伤亡就达一千四百多人。
1938 年夏秋之交,关麟征的三十二军团调到湖北,参加武汉保卫战。当时,日军罔村宁次的第十一军所属第九师团进攻赣北和鄂东南地区。 8 月,关麟征事部在瑞昌、阳新的亭子山、磨山、虾蟆洞一带阻击日军。他命令部队依山地形势,在每个山头修筑工事,把几个山头组成一个棋盘阵地,一个山头受敌攻击,其它山头可以立即配合出击,歼灭敌人。因而日军进攻十几天,寸土未得,遗尸累累,士气低落。日军广播说:“我皇军在瑞昌附近,遭遇最强劲之敌”。

   1938 年秋,关麟征升任十五集团军副总司令,为黄埔学生中升任集团军总司令的第一人,并奉命代行总司令职权(总司令是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薜岳兼),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他坐镇湘北,指挥张耀明的五十二军、陈沛的三十七军、夏楚中的七十九军和一游击纵队,迎击进犯湘北的日军。他制定了在湘北每道河两岸节节抵抗,消耗敌人,然后转入山林湖沼地区或乘敌人疲惫、困乏时,转退为进,转守为攻,与敌决战,聚而歼之的作战方针。发动部队在湘北各地构筑了坚固的防守工事,即“伯陵防线”(薜岳字伯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