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献纲目

历史文献

回忆在香港与兄长团聚的日子---关梧枝

怀念先岳父关麟征将军--- 柯大澍

缅怀关麟征将军---宋希濂

记老友关麟征将军---李默庵

悼关雨东将军---黄杰

关麟征将军在抗日战争中的主要事绩---覃异之、姚国俊

关雨公与第五十二军---梁恺口述 , 李久泮笔记

我所知道的关麟征将军--- 蒋明华


关麟征将军宴请马鸿逵--- 宋旭初


忆恩师关将军---张梦还

发明"稳""忍""狠"三字经 ---关麟征用兵妙法

古北口之战与黄杰关麟征 ---李诚毅

怀念先岳父关麟征将军--- 柯大澍

  我中华民族空前团结,抗日御侮,取得最后胜利距今已 40 周年。在国内海外一片纪念庆贺声中,我不禁深切怀念起先岳父关麟征将军,他的一生,是与日本帝国主义奋战的一生,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打日本鬼子的一生”。

  我第一次见到关将军,是在西安西郊的大营盘,陕西中学生集训总队的所在地。时间约在 937 年春夏之交,他应邀前来作专题演讲。

  他穿着草绿色军衣,在总队长宋希濂将军陪同下,于军乐声中走上讲台。他身材魁梧,气宇轩昂,给大家以英武威严的印象。就在同学们全体肃立,静待他开始讲话的时候,不知从哪里竟窜来一头野犬,值星官正要趋前处理,他已大喝一声“狗!”,随即举足一踢,那野犬也就负伤夹尾而逃,使略显尴尬的场面,变为一幕轻松有趣的穿插。同学们看在眼里,乐在心头,觉得这位大家心仪已久全国知名的将军爽快豪迈,不拘小节。事实上,从这件小事,也可以看到他性格的一面。他处事待人,一向坦坦荡荡,直接了当,剑及履及,不喜欢转弯抹角、讲形式、摆排场,这是我追随他多年的印象。

  记得那天讲题是《日军战法》。他除了阐述日本军队在攻击防御时常采用的一些战惯技之外,还特别称许日军官兵的服从性强,基本练好,至于射击技术精良、独立作战的精神与能力。更其是日本鬼子的特色与优点。他语重心长地要同学们紧记在心,作为参考,以便将来有机会在战场上与敌周旋时谋求对策,争取胜利。那时全面抗战还未开始,他是全国极少数曾与日军交过锋的将领之一。当天所讲,大部分即取材于他几年前率所部第二十五师迎击日军于长城古北口的实战经验,内容生动翔实,同学们听来兴趣浓厚。他讲条理分明而态度恳切,激昂慷慨的言词中,洋溢着爱国热忱,大家深为感动。

  抗战第二年 4 月,我军在台儿庄大捷,举国振奋,关将军所统师的第五十二军,正是这一战役中的主攻部队之一。西安学界组织了前线慰劳团。作为其成员之一,我在鲁南邳县一个小村庄的农家里,再次见到关将军。同学们向他以及他的参谋长姚国俊将军面致恳切 2 问之后,我及一位姓权的同学,当面向他提出了立即从军走上战场的要求。关将军略一考虑后对我们说:“你们年纪还小,高中没有毕业,又没有充分的训练,军队里难找合适的工作,还是回去先把高中念完,以后想上黄埔军校,我保送你们,要上大学也行,如果经济有困难,我供给你们……”后来经我与权同学一再恳请,关将军终于满足了我们的愿望,让我们在军司令部里当上了“政训员”,不久我又被调到电务室,担任翻译来往密电的工作。

   关将军一生爱护青年,奖掖后进,军务繁忙中,遇有机会,总不忘培养部属进修深造。 1939 年秋,我与总司令部里的四位青年同事(他当时已以战功升任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由湘北前线往湖南武岗入黄埔第二分校受训,就是由他保送去的。还有一位当电务员的 尹 君,工作努,求学心切,也是在关将军的帮助下,由中学而读到大学毕业。 尹 君现在美国,前不久还在给我的信中,特别表示感谢雨公(关将军号雨东)对他的裁培。前年我与友人游泰山、孔庙,回程乘公路车由曲阜往徐州,祖国大地依稀是我当年所见景色,我晋见关将军的那间农家小屋,说不定就在眼前繁花丛树掩映下的某个村庄内,一时望风怀想,感念不已。

  我接到军长手令当起攻训员的次日凌晨,还未来得及领换军服,就被军长的随从副官从床上推醒,匆匆忙忙上了一辆已在发动着敝篷汽车。晨雾迷蒙中,军长及参谋长也上了车,坐在驾驶室的一侧。与我们慰劳团四个男女同学一起挤在车后厢的,还有军委会派来前方的联络员、几位中外男女记者,以及军长的四五个配带了驳壳枪的卫士。原来我们就要经徐州、归德去湖北随县,与分别自防地开往那里的部队会合,进行补充整训,以便接受新竹旳作战任务。后来才知道,当时上级已决定放弃徐州,重组战线。我们乘车南下而后西进,事实上乃是“突围”,随时都有与敌人遭遇的可能。

   我们行经饱受敌机肆虐的徐州时,但见火光冲天,一片残垣断壁,难民如潮,加亲着伤兵游勇,四处奔逃。司令长官部的所在地已是一片混乱。经杨楼、黄口再继续西进,已有枪炮声从北面传来,以切断陇海路交通为目的的南窜之敌,有可能出现在我们去路的前方。由于情况紧急,途中已少见人迹,空旷的公路上就只我们一辆汽车向西疾驶。枪炮声则是一阵紧过一阵了。我们从一个小村口经过时,村民突然四散惊逃。我们大为惊讶,连忙停车查问,原来敌军坦克车刚从这里开过去,路上还留着履带辗过的痕印,乡亲们望见我们的汽车,还以为又是日本人来了。当下我们请了一位村民作向导,时停时进,左穿右插,近黄昏时分,终于通过敌人警戒线,到达第二十五师师部,大家才松了一口气。我们一下车,师长张耀明立即向关军长报告了好消息:当天上午,我第二十五军第七十三旅的苏罗通炮队在李庄车站附近,一举击毁日军坦克车 12 辆,来犯之敌遗尸数十具而逃。大家听了,立即沸腾起来,汽车上一整天的巅簸之苦及担惊受怕遽然消失,虽然全天颗粒未进,也顾不得吃端来的饭菜,要求立即往战场一行。除军参谋长以外,大家又登上汽车,由一位军官带路,只十多分钟就到了目的地。那时战斗早已停止,四野寂然,但见夕阳之下的麦地里横七竖八地躺着日军死尸。我极目远近搜寻,数出七辆已不能动弹的日军坦克车。我们登上最近的一辆,一位士兵正在敲敲打打拆卸车上记载制造时地及型号等的铜牌。我们还把伏卧在那辆坦克车外的一具日军尸体翻转过来,看得出是个很年轻的汉子,那是我们同车男女十多人,第一次见到日本侵略者竹旳面目。目击其“死翘翘”的下场,各人兴奋得在归途唱起《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那次“突团”,惊险百出,连军长随身配带的左轮在内,车上只有不到十支短枪,根本谈不到战斗力,碰到敌军,只有死路一条。有几次,敌机临空,汽车只好暂在路边隐蔽,军长参谋长走下车来,查阅军用地图,瞭望附近形势,以决定前进路向。当时敌情既不明了,友军又无法联络,枪声起伏,敌人随时可能在面前出现,大家紧张得几乎能听见彼此的呼吸,但关将军气定神闲,谈笑自若,绝无惊恐之态,真是“勇者不惧”。以后我又曾曾追随关将军参加过瑞昌战役、金牛战役,及 1939 年秋间的湘北第一次会战。前两者打得有声有色,完成了作战任务。后者更造成抗战后期有名的湘北大捷。他不但指挥大军才能优越出众,为大家所公认,临阵时的勇敢、沉毅与冷静,也深为部属心折,从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抗战期间,我方空军力量薄弱,不戈肶对前方作有效支持,而对空火力又不足够,因而敌机的侦察轰炸与扫射几乎无日无之。临近前线的大小村庄祠当庙宇,往往是我军各级指挥部或通讯补给枢纽,更成为敌机的目标,被炸的危险很大。但关将军选择其司人部位置,无论攻击防御,完全以作战的需要为主,每次都尽量接近第一线,所属各军指挥所,也随着挨次推前,目的在便于观测敌情,激励士气,确实掌握部队,而兼具“督战”之意。敌机来袭时,听到警报号音,总司令部里的人员,常跑到屋外低洼处掩蔽起来,却从来未见过总司令也出来跑警报。 1938 年 8 月,敌人沿长江西犯,我马垱要塞陷落,瑞昌方面告急,他奉命率军驰援。抵达目的地后,军团司令部各处各室还未布置停当,他马不停蹄,只带了少数参谋人员及卫士,直奔当时战况最危急的第九十二军前线,把局势稳定了下来。远在全面抗战还未展开的 1933 年 3 月,他率所部陆军第二十五师与日寇血战于长城古北口,身为师长,负伤多处,也是在第一线被敌人手榴弹炸伤的。 1980 年 7 月 30 日 晚,他在家中突陷昏迷,入院急救,医生护士看到他胸前当年的累累斑痕,还以为是动了甚么手术留下来的。关将军热血爱国,责任感强烈而胆略过人,在战场上全心全意对付敌人,很少考虑自身安危。

   语云,将在谋,不在勇。关将军临战,除勇于负责,勇往直前之外,谋略层出不穷而不墨守成规。瑞昌作战时,他面对火力强大的优势之敌,鍳于本军鲁南之役,有作战经验的中下级干部及士兵伤亡重大,而新兵训练不足,经验全无,又根据当地山多林密的特点,扬弃传统防御方式,以营为单位轮番上阵,拼死抵抗, 24 小时后必予换防休补的办法,顶回了敌人一波又一波的猛攻,全军阵地得以坚守十九天,歼敌无数而寸地不失,完成了作战任务。金牛之役,他了解上级意图,但并不遵照其具体指示,撤退至指定地区进行阵地防御,而把兵力分散配置于广深的、敌人必将经过的地区之内,步步为营,攻守兼施,求战而不恋战,大大迟滞了敌人的攻势,达到了上级要他“坚守一星期,掩护武汉物资安全撤退”的目的。如果遵照命令,退往指定点线布防,敌人沿路无阻,尾随而来,我工事未设,立足未稳,战果就不一样了。当时接受他命令的一位军长,是他的黄埔同期好友,见他部署作战与上级指示不符,恐与未便,期期以为不可。关将军马上将自己的方安以书面命令下达,以明责任而坚定其信心。在战场上,他的智慧,确是高人一等。

   湘北大捷前一个多月,英法联军在欧洲节节败退,法国殖民者可能在远东屈从日寇假道越南运兵的要求,那就会威胁到我后方腹地云广西,严重影响抗战全局。关将军打完湘北那一仗后不久,奉命率所部第九集团军两个军开赴滇南,设总司令部于文山县,担任滇越铁路以东云南国境守备。此时,日寇已占领越南,重庆军事当局准备指挥中央军及广西的十六集团军共同入作战,驱逐日寇,重新打通海防与国内交通之企图。他鍳于责任重大,督饰各部队,一方面在重要处所构筑坚固工事,一方面加强部队训练,并根据任务要求、地形特点以及自己所掌握的兵力,订出一套别出心裁的作战计划。以期歼灭可能来犯之敌于阵地前。在训练方面,他特别强调官兵射击、劈刺及手榴弹投掷等基本战术的提高,不断进行检查、校阅及比赛。对成绩优良的个人及单位传令嘉奖,以资鼓励。又由他亲自主持战术讲习班,分批召集全军将校受训。除了讲授一般的攻防原则,及由各部队长报告其历次作战的经验教训外,主要的项目,就是研讨关将军当时拟定的作战计划。由他自己讲解其计划阵地编成及兵力配置的细节及其理由,并晓以战斗各阶段的要领及要求,使参训者反复讨论,各抒己见,做到人人理解,上下一心。他还在自己住石婆庙内,摆了个大沙盘,布下模拟阵地,由他自己担任守方,鼓励参训学员不论职务级别,随时想到破阵之法或别的问题,直接找他当面辩难讨论。他对部下一向要求严格,令出必行,但也虚怀若谷,重视部属意见,善于集思广益。那几年的备战功夫,真是做得十足,士饱马腾,人人摩拳擦掌,准备一显身手,等敌人来时,打一场漂亮的歼灭战。但自 1941 年春,部队进驻滇南布防,迄 1945 年抗战最后胜利,将近五年,日寇始终未由云南边境北犯,此一地带得保安宁,达到了国家当时的战略要求。多年后在香港关将军与朋友闲谈时还笑着说:“那时真恨不得发请帖,要日本鬼子来较量较量。”

   打完日本鬼子,取得最后胜利, 1949 年冬,关将军未就任国民党政府委任的陆军总司令职务,由成都与家人飞来香港。香港曾是中国领土,香港的社会实质上也还是中国人的社会,他选择在香港定居是很自然的事。

   在香港定居的漫长岁月里,他“无官一身轻”,以读书、写字及教导子女为乐,也常与一些新交旧友来往。他熟读中国史籍,记忆力强,在与朋友交谈中,月旦人物,纵论今古,多有独特见地,座中无论是学者、名流,或工商界人士,对他的谈论,莫不深感兴趣。朝鲜战争初期,中国人民志愿军还未南下,战局瞬息万变,有次与朋友聚谈,他断言美军不久可能自仁川登陆,后果如所料,朋友们都佩服他眼光独到,判断准确。他虽然已经“不在其位”,对国家大事还是十分关切的,从报上读到国家建设方面的各项成就,总是高兴得津津乐道。那些年,香港一般人渐渐喜欢旅游,他的兴趣倒不大。 1972 年春,在夫与女儿陪伴下,曾往美国及欧洲各地漫游月余。回港时,家人往机场迎接,他一走出来,就摇手表示旅游没有甚么意思,“以后再也不去了”。但他对欧美各地的科技先进、市面繁华、人们生活看起来富足,还是留下深刻印象,说是毕竟开了眼界,并认为我们国家在这些方面,应该急起直追。数十年来,书法是他的主要爱好,居港期间,为了遣兴寄怀,写得更勤而书艺精进。他的大莫很有气势而自成风格,曾参加过展览,颇获好评。为日常消遣,他喜欢与家人一起看电影,对国内作的戏曲影片,如《借东风》、《杨门女将》等十分欣赏。有次全家大小同往看晋战的《六月雪》,由于影片中的唱腔与道白与秦腔极为近似,不免触动了他对故乡故人的思念,他看得流下泪来。逢年过节,全家老少欢聚一堂,每有三人“自乐班”的演出。他的令弟麟兆,是秦腔胡琴高手,他自己擅唱《淝水之战》,我来一段“平贵打马到城南…”,常获他老人家拍手叫好。那情景,今天想起来,还恍如昨日!

  1975 年 4 月,蒋介石先生病逝,台湾举办大规模丧礼,他本未打算前往吊唁,后经那边函电催请,他念及曾与蒋先生有过师生之谊,自己长期是他的僚属,在他的指挥领导之下抗日卫国,建功立业,如不亲往奔丧致祭,于心难安,故偕夫人由港飞台。丧礼前后,在台湾呆了一个月。抵台当天,朋友同学数百人在机场相接,他与黄杰私交很厚,两人户见,抱头痛哭。留台期间,看望了许多老朋友及几位长期卧病在床的当年部下,又曾往几位亡故的师友坟前拜祭及探望其家人。他与夫人住在亲家刘玉章 家中,每天有很多人看望他,在他任黄埔军校校长时毕业的各期同学,去拜见老校长的,为数更多,以致他不得不分批会见。离台时,又是几百人到机场送行,朋友们的情谊,令他深为感动。

   他重视孝道并常以“慎终追远”的道理教导晚辈,尊翁树铭公于 1950 年病逝,安葬在香港的“华人永远坟场”,每年清明及除夕,他一定带领家人登山拜祭,风雨无阻。至今家人仍依期拜祭。

   他生前热爱祖国,如他健在,看到国家励精图治,进行各项改革,农村城市一片繁荣兴旺,国际上的威望日隆,成为世界和平的重要支柱,他必深感兴奋,更增强他国家终将统一的信念。他的长子伯男,年前曾回故乡进行短期的医学交流,晚辈的工作岗位虽在海外,但殊途同归,也能对国家的现代化,尽其绵薄。这些都与他的夙愿相符,可视为对他遗志的,当能安慰他的在天之灵。我这里写下一些往事鳞爪,思潮起伏,掩纸默想,深信他对国家民族的贡献,必将载入史册,他的一生是光荣而无憾的。

   刘玉章早年曾任关将军部下团长、师长,辽沈战役时,任第五十二军军长,后曾任台湾警备总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