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献纲目

历史文献

回忆在香港与兄长团聚的日子---关梧枝

怀念先岳父关麟征将军--- 柯大澍

缅怀关麟征将军---宋希濂

记老友关麟征将军---李默庵

悼关雨东将军---黄杰

关麟征将军在抗日战争中的主要事绩---覃异之、姚国俊

关雨公与第五十二军---梁恺口述 , 李久泮笔记

我所知道的关麟征将军--- 蒋明华


关麟征将军宴请马鸿逵--- 宋旭初


忆恩师关将军---张梦还

发明"稳""忍""狠"三字经 ---关麟征用兵妙法

古北口之战与黄杰关麟征 ---李诚毅

悼关雨东将军---黄杰

     长城歼虏去,并辔入雄图。
     血肉飞天堑,烽烟混太虚。
     关东方失险,古北又成墟。
     都说君无敌,投艰我不如。

  这首诗是 1933 年,长城抗日战争方酣之际,长城抗日战争方酣之际,我送给当时一同参与此一战役的陆军二十五师师长关麟征将军的。其时,我是陆军第二师师长,奉令率部兼程北上,迎击向古北口一带进犯的优劫日军。我与关将军在同一战线上并肩作战,也是从此时开始。

  其实,自 1924 年 5 月,我们同时考进黄埔,又为黄埔军校第一期第三队同队同学,可说十分相亲,只是毕业之后,各自投入战场,南北奔驰,少有机会相聚而已。

   关将军别号雨东,陕西人,十足表现出秦陇之士那种粗犷豪迈的性格,对同学总是热情爽朗,对师长则忠恪恭谨。当时,我们这批年轻的黄埔学生,各人都怀抱着一腔革命报国的赤忱,马革裹尸是大家一致追求的目标。关将军在战阵中的英勇表现,也正显示他随时都有为国牺牲的决心,所以十年之间,他是无坚不克,无敌不摧。

   我还记得在黄埔时,每餐都有鱼可吃,而关将军是陕西人,大概吃鱼的机会不多,常恐被鱼刺所伤,所以每次吃鱼,他总是慎重其事,尤其不准同学们说话,以后同学相聚,常以这件事来笑他,他亦不以为忤。从这些小节,就可以看出他的个性。

   第二十五师先第二师抵达长城古北口外与日军接触,那是 1933 年 3 月上旬的事。日军以飞机大炮向我猛攻,我军因装备较差,白天简直无法抬头,伤亡相当严重。关将军亦受轻伤,于是第二十五师退守南天门。我率第二师奉命于 3 月 13 日 下午接替他的防务。当我到达前线后不久,我们在战地曾数度晤谈,研究敌情和攻守的方法。最后我们决定将散兵坑、战壕都挖在棱线之后,使日军的飞机大炮无法发生威力,以后在战术上就由此产生了“反斜面作战”这个名词。同时凭着我们旺盛的士气,经常给敌人以意外的逆袭。有一次我和他同在阵地的一个小庙中休息,彼此席地而坐,政治部主任王超凡给我们照了相,这两张照片,我一直保留到现在。

   塘沽停战协议签字后,第二十五师和第二师都赶至北平整训。第二十五师两个旅,都驻在北平近郊。第二师 3 个旅和 1 个补充团,只有补充团驻在北平南苑,其余的部队,则担任北平至保定间的警戒任务。

   由于我们驻在同一地区,我和关将军见面的机会很多,经常结伴出游,或是一同参加许多公私集会,彼此间情感愈加亲切。

   关将军有一次应邀来保定,参观第二师的训练,到骑兵营的马匹可以闻命令而卧倒,他没有表示甚么,约莫两个月以后,他邀我去看第二十五师的部队训练,也展示了骑兵的操作,他对我说:“你看,我的马也可以卧倒!”我才知道他要来看部队训练的目的。他好强的个性就是如此。

   1935 年的春天,我们两个师同时奉令组织华北高中学生集训事宜,第二十五师负责北平市的学生集训,我负责河北全省的学生集训,这也是蒋介石先生准备军事工作的一部份,日本人也明白我政府的用意,未满两个月,就要求我政府下令解散,犹忆解散之日,全体学生悲愤填膺,痛哭流泪,皆立下报仇雪耻之决心,这两地的学生以后投入抗战行的也特别多。

   华北局势,日军一再进逼,愈形混乱。为准备作长期抗战,于仲央军撤出平津地区,第三十五师开往洛阳,第二师撤至徐州。两师分别担任洛阳至连云港间陇海路沿线国防工事的构筑。

   1936 年西安事变发生,我们都率部西上,大家都在西安停留一短时期,关将军在西京招待所设宴款待各同学,他问侍者绍兴酒多少钱一瓶?侍者答以“四毛。”他认为很稀罕,以后我们就戏称他为“关四毛”。

   抗战开始后关将军担任第五十二军军长,在九战区所辖的湘鄂边区作战,参加长沙会战,两度告捷,这是他最得意的杰作。到 1944 年我们才又在云南相见。那时他是第九集团军总司,担任滇南的防务,我则率第十一集团军戍守滇西,同 隶 远征军长官部,常常因开会而聚首。同时在云南的还有许多同学,大家晤对一堂,因其时日军已成强弩之末,和当年我们在华北时的情况完全不同了。

   1949 年夏秋之间,我奉命回湖南主持省政,关将军亦在广州接任陆军总司令,我们相晤于广州,彼此内心的忧愤,表现于眉宇,和当年黄埔闻鸡起舞的飞跃神情,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其后,我率第一兵团由湘而桂,由桂而进入越南,我们就失去联络。到 1952 年我率师由富国岛回台湾,才知他寄居香港。

   1975 年,蒋介石先生逝世,关将军曾赴台奔丧,我去机场迎接,两人相见,抱头痛哭,此情此景,恍如昨日。

   关将军于 1980 年 8 月 1 日 以心脏病逝世于香港,九州岛未合,归骨无田,追念 50 年来我们两人相交的情份,有欢愉的感受,也有别离的黯然。如今故人已去,我也无意论定他的一生。但是他对国家的页献,尤其是对 蒋介石 先生的忠贞,仍然是同学中的翘楚。
  
   ( 原载台湾《传记文学》第三十七卷第三期。有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