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献纲目

历史文献

回忆在香港与兄长团聚的日子---关梧枝

怀念先岳父关麟征将军--- 柯大澍

缅怀关麟征将军---宋希濂

记老友关麟征将军---李默庵

悼关雨东将军---黄杰

关麟征将军在抗日战争中的主要事绩---覃异之、姚国俊

关雨公与第五十二军---梁恺口述 , 李久泮笔记

我所知道的关麟征将军--- 蒋明华


关麟征将军宴请马鸿逵--- 宋旭初


忆恩师关将军---张梦还

发明"稳""忍""狠"三字经 ---关麟征用兵妙法

古北口之战与黄杰关麟征 ---李诚毅

关麟征将军在抗日战争中的主要事绩 --- 覃异之、姚国俊 (第一页 )

  关麟征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我们同他既是先后同学,又是多年同事,深知他无论在东征、伐战争和抗日战争中,都曾经为国家出了力,流过血。特别是历次抗日战役中所表现出的英勇爱国精所建立的显著战绩,都曾得时人们的称赞。我们愿意根据自己的亲历见闻,把他生前在这些方面的贡献,扼要地加以回忆。

关麟征当师长时期的抗日爱国事迹


  1932 年,关征由陆军第四师独立旅旅长升任陆军第二十五师师长不久,日本侵略军已侵占我东北三省,并积极淮备进犯华北。 1933 年 1 月侵占了山海关, 2 月下旬进犯热河, 3 月初占领热河全省,开始向我守备长城一线的宋哲元部(守喜峰口)、商震部(守冷口)以及东北军(守古北口)发动进攻。当时北平,天津及河北一带民情激昂,积极呼吁抗日。国民党中央在华北各人民团体和张学良要求派部队北上增援抗战的情况下,决定先派关麟征第二十五师由徐州乘火车到北平附近的通州集中;随后又派黄杰的第二师开保定附近集中,统归何应钦指挥。第二十五师于 1933 年 3 月初,到达通州附近集中时,即接到张学良(张当时任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委员长)的紧急通知,概述古北口方面战况很激烈,要求关麟征率第二十五师全部前往增援。关麟征顾全大局,不失时机增援友军作战,当即集合全师官兵讲话,鼓舞士气,坚定抗战信心。 一面率部向古北口方向星夜前进,一面发电向蒋介石、何应钦报告。在行军途中接到何应钦的电令和他派出的高级参谋传达口头通知,命该师在密云县以北的石匣镇附近停止前进待命。关麟征考虑到如果中途停止前进,敌人就有可能进占古北口和古北口以南的南天门重要防线,不仅影响在长城一线作战的其它友军,而且会使北平受到很大威胁,对华北局势极为不利。因而决心向古北口继续前进。第七十三旅旅长杜聿明率领先头部队赶到古北口时,东北军张廷枢师因官兵伤亡很大,已难以支持,一再要求第二十五师接替其防线。当关麟征到达古北口时,张学良又派东北军王以哲军长赶到古北口与关麟征接洽,要求第二十五师立即接替张廷枢部的阵地防守任务。关麟征为了阻击敌之攻击,决定以第二十五师主力接替古北口一线防守任务。以一部在南天门附近两侧占领要点,作为预备阵地。经过实地侦察部署,向各部队分配任务后,利用黄昏时间一举接替古北口一线阵地防守任务,乘夜加强构筑工事。当时我军占领古北口两侧高地长城之线,重点保持在古北口右侧高地,高地上的长城多系我军占领,形成犬牙交错奖态。古北口正面高地比较险要,易守难攻,因此敌人攻击重点也指向古北口右侧高地。第二十五师接替阵地守备后的上午,即与日军发生激战。当军武器装备只有步枪、轻重机枪、迫击炮、手榴弹等。古北口正面之敌是日军第八师团。武器装备于优势。我军士气旺盛,利于近战。敌人攻击方式是先以山野炮向我阵地轰击,同时派飞机不断侦察轰炸、掩护步兵攻击前进。凡是敌人炮兵集中射击之处,即是敌人攻击重点所在。敌人步兵在炮火射击掩护下,曾向我阵地发动多次攻击,都被我军击退,双方死伤很大。关麟征当天将第二十五师接替古北口阵地防守和作战情况,向蒋介石、何应钦及其它有关发电报告。最令人感动的是北平各人民团体用汽车不断向前方运送大饼、皮衣供给部队,对官兵鼓舞很大,师长及各旅长团长均临指挥作战。入夜以后,我军乘敌炮兵停止射击机会,继续加强阵地工事。第二天,敌人炮兵不断向我阵地前后方猛烈射击,掩护步兵多次进攻,都被我军击退。第三天清晨起,敌人增加炮兵不断向我阵地右翼第一四九团和第一四五团阵地前后方猛烈射击,掩护步兵反复攻击,双方多次发生近战,战斗极为激烈。我一四九团团长王润波身负重伤阵亡。第一四五团方面因伤亡过大,也要求增援。关麟征亲自指挥师预备部队步兵一营前增援,在到达第一四九团阵地附近时,适遇敌人步兵冲上该团阵地,关师长当即指挥预备部队向敌人反攻,战况极为激烈,双方死很大。关师长本人也被敌人枪榴弹炸伤五处,但终于打退了敌人进攻,隐任了阵线。他受伤以后,担架抬至师部(设在古北口附近关帝庙内),在包扎中,命令第七十三旅旅长杜聿明为副师长,代理师长职务继续指挥作战,并发电报告蒋介石、何应钦。当时全师官兵死已达 1000 余人,关师长授意副师长在情况必要时可撤至南天门附近预备阵地作战。杜聿明副师长根据关师长的意见,当晚对阵地作了调整部署,除缩短第一线阵地,加强构筑阵地外,并派一位团长对预备阵地作了加强部署。第四天上午,敌人仍不断对我阵地猛烈炮击,但他们的步兵伤亡很大,已不再像前三天那样的猛烈攻势。我军趁此时机,于当天下午逐步彻出第一线向南天门一线预备阵地转移。在转进过程中,敌人除用炮兵进行射击和飞机侦察活动外,其步兵始终没有前进。

   第二十五师在古北口一线同日军第八师团激战三昼夜后,于第四天撤至南天门一线占领阵地后的第二天拂晓,竹二师黄杰部的先头部队才赶天门第二十五师师部附近,与杜聿明副师长取得联系。同时接到命令,由第二师接替南天门一线阵地防守任务,第二十五师开后方休整补充。古北口一战对于长城抗战全局关系很大。关麟征负伤后,北平各人民团体和报纸舆论对他表示热情慰问和赞扬。国民党中央给他贫发了青天白日勋章。

   第二十五师经过短期休整补充后,又开前方与第二师并肩作战。关麟征伤势尚未痊愈,又到指挥部队作战,直到 4 月底,始奉命撤至密云县以北占领阵地准备再战,但日军占领南天门至石匣镇一带后,并未前进。 1933 年 5 月底,第二十五师奉命开至北平北郊附近集中休整。记得关麟征在离开密云县时,看到当地民众深怕日军前来的恐惶状态,不禁感叹流泪说:“政府不顾人民安危,下令撤退军队,实在对不起老百姓。”以后才知道这是中国与日军签定了《塘沽协定》,要中国军队退出滦东一带的。

   《塘沽协定》以后,黄杰的第二师分驻在北平南苑和保定训练。关麟征师集中驻在北平北郊的北苑一带整训。 1935 年 6 月初,北平军事委员会分会被迫与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签订了所谓《何梅协定》,其中有:“国民党中央部队和宪兵三团以及东北军第五十一军撤出北平及河北省”的条款。关麟征当时向何应钦恳切陈述:“如果不战而撤出北平及河北省,将会丧失民心,影响中央威信”,极力建议力强战备与日军作战。同向蒋介石发出电报,大意是:“如果不战而退出北平河北,将会对钧座威信有很大影响。”在他提出以上建议的同时,又命令第二十五师各部队立即在北平城郊外围积极构筑阵地工事,准备与日军战。但以上建议都未得级批准,并命令第二十五师在长辛店附近集中,乘火车开往河南洛阳训练。黄杰的第二师奉令开往江苏徐州附近训练。

   第二十五师在长辛店附近集中准备南开时,北平一些学校与关麟征友好的教师,专程到长辛店送行。关麟征很痛切地表示这次不得已奉命南开,没有尽到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责任,深感有负北平各界同胞的期望,并表示相信政府和全国军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终究会团结起来共同抗日。言讫依依不舍地告别。

   1935 年 6 月间,关麟征率第二十五师开往洛阳,途经郑州时,接到蒋介石由四川发来的电报,要关麟征“即来四川一见”。当时正是蒋介石在四川峨嵋山指挥国民党部队对北上的红军作战期间。关麟征见了蒋介石后,即转回洛阳。他曾私下对我们说:“委员长还是坚持攘外必先安内政策,意思是要先消灭共产党是没有办法的,因为共产党有民众基础,有国际关系,是消灭不了的。”第二十五师由北平开到洛阳不久,蒋介石又派康泽到洛阳来看关麟征,并对第二十五师部队讲了话,对第二十五师在古北口抗日表扬了几句,主要还是“攘外必先安内”那一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