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献纲目

历史文献

回忆在香港与兄长团聚的日子---关梧枝

怀念先岳父关麟征将军--- 柯大澍

缅怀关麟征将军---宋希濂

记老友关麟征将军---李默庵

悼关雨东将军---黄杰

关麟征将军在抗日战争中的主要事绩---覃异之、姚国俊

关雨公与第五十二军---梁恺口述 , 李久泮笔记

我所知道的关麟征将军--- 蒋明华


关麟征将军宴请马鸿逵--- 宋旭初


忆恩师关将军---张梦还

发明"稳""忍""狠"三字经 ---关麟征用兵妙法

古北口之战与黄杰关麟征 ---李诚毅

关麟征任军长时期参加抗日战争的事迹 (  第二页 )

保定战役

   1937 年 7 月间,日本侵略军在卢沟桥动七七事变,开始对北平、天津的中国驻军宋哲元部发动进攻。 7 月 30 日 ,北平、天津相继沦陷。全面抗战开始。当时关麟征已升任第五十二军军长(辖第二十五师和第二师),于同年 8 月间奉命经陇海铁路转津浦铁路开河北省沧州附近集中,准备作战。到达沧州附后,又奉令转开保定集中待命。当时日军正在南口附近与汤恩伯、傅作义等部作战,同时已开始越过永定河准备南犯。

   关麟征率第五十二军于 9 月初到达保定,归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刘峙指挥,奉令在保定至满城之间漕河南岸占领阵地,构筑工事,准备作战。当时在保定之线以北的良乡、房山一有第一军团孙连仲部担任防守。 9 月中旬,日军第一军三个师沿平汉铁路两孙连仲部良乡、房山阵地发动攻击。良乡、房山被敌占领后,孙连仲部经涿县、徐水、保定向南退去。在此期间,日军轰炸机编队不断轰炸保定城郊及满城等地。刘峙的司令部住保定城南花园内,被敌飞机轰炸后,搬定城以南农村。保定城内许多房屋和城外火车站都被敌机炸毁,第五十二军军部所住房屋也被敌机炸垮(军部人员疏散没有伤亡)。 9 月 20 日,日军开始向保定,满城之间漕河南岸阵地发动攻击,攻击重点指向满城附军左翼第二十五师阵地。在满城附近担任守备的第二十五师第一四九团在优势敌人包围攻击下,激战两昼夜,团长以下官兵伤亡过半。当时敌人正向漕河之线至保定城郊全线发动攻击。关麟征曾向刘峙请求派部队增援满城附近第二十五师左翼作战。刘峙说已派第三军前往增援。但第三军并没有前往增援,刘峙的司令部已离开保定附近不知去向,一直没有同第五十二军联络。五十二军在保定满城之间漕河一线与敌第一军激战三日,官兵伤亡很大,至 2 白洋淀之间的第四十七师和十七师(这两师临时归关征指挥)已向南撤退。敌又以突破漕河正面的部队,沿铁路不断前进,企图包围攻击保定城。关麟征当时得不到上级指示,为了避免被敌人包围,决定第二师和二十五师放弃原阵地,向保定以南唐河南岸撤退。敌人于 9 月 24 日 侵占保定城。
   第五十二军退出保定、满城之线到唐河南岸后,又奉令开深泽县附近休息整理。当时日军不断沿平汉铁路南犯,先后攻占定县、正定等处,石家庄已处于三面被围之中。此时第五十二军奉第一战区司人长官程潜命令,沿平汉铁路以东逐步开至漳河以南地区整理补充,准备再战。

漳河战役

  1937 年 10 月 13 日 ,日军占领漳河以北的邯郸、磁县等处。关麟征的第五十二军奉令由林县绕至涉县附近,以涉县为根据,进出彭城、武安等处,向邯郸、磁县附近之敌,不断进行昼夜袭击。并在当地农民掩护下,行动机密动。敌人死守邯郸、磁县城内,完全陷于被动。城外飞机场有敌机十余架和汽油库等,周围没设铁丝网工事,有敌守兵一个步兵中队。关征特由第二十五师选出一位机智勇敢的营长名叫梁智伟,先带少数便衣官兵到机场附近农村侦察,组织农民配合行动,将附近农村所有的狗都管制起来,以便夜间秘密行动,然后将全营官兵分为突击队、放火队、乘夜暗潜伏。半夜以后,乘敌不备,突击队突破了敌人飞机场周围的障碍设置,包围攻击敌守兵营房。放火队乘机冲入机场内,放火焚烧敌飞机,油库等,敌守兵被我突击队包围攻击,无法救火,一时间火光冲天、爆炸声音雷鸣,邯郸城内的敌人,仅以枪炮盲目射击,不敢出城。我梁智伟营烧毁敌人飞机后,安然撤退。我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立即传令嘉奖,提升梁智伟营长为第二十五师少校团长,并对全营官兵发了奖金。

   敌人守备邯郸之部队,在我军不断袭击下损很大,敌土肥原部十四师团于 10 月 20 日后开至邯郸、磁县一带增援,企图向我反攻。关麟征奉令以第五十二军主力开回漳河南岸,协助友军商震部担任漳河防守任务,留一个步兵团在漳汀北进行游击。
10 月底前后,敌土肥原师团开始向漳河之线发动攻击,其一部趁夜晚由东西保障附近强渡漳河,关麟征当即指挥第二师一个旅乘夜包围攻击敌人在河南岸的部队,同时命令第二十五师在河北岸的一个步兵团(团长曾谦),乘夜由西向东对敌人河北岸的炮兵阵地和后方部队猛烈侧击。敌人处于前后夹击的困境,死伤很大,向汀岸溃退。我军在日夜向敌攻击中,团长曾谦阵亡,校级军官死伤 13 人,其它官兵伤亡近千人。敌我双方在漳河两岸处于对阵状态。第五十二军因伤亡较大,奉开黄河北岸新乡、淇县等处整顿补充。漳河南岸阵地,由其它友军担任防守。随后关麟征奉令率第五十二军先开郑州附近休息一周,又开漯河附近整理补充。

   第五十二军在漳河战役以后休整三个月当中,总结了古北口抗战以来的经验教训,加强了部队的战斗训练以及爱国主义教育,树立抗战必胜的坚强信念和决心。各级指挥官也加强作战指挥的学习。关麟征本人在督假部队教育训练期间也抽时间阅读陆军大学课本战史、战斗纲要、战术作业以及古代兵法等,经过短短三个月的教育训练、整顿补充,大大提高了部队的政治素质和战斗力。

参加台儿庄战役和邳北作战经过

   在台儿庄战役和邳北作战过程中,显示了关麟征的指挥才能,他勇敢困决,临危处置得当,变被动为主动向敌施行反包围,挽回了我军在台儿庄附近的被动挨打局,对台儿庄战役的胜利,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邳北战役中,关麟征指挥所部五十五军与日军第五师团连续作战将近一个月,使敌死伤过半,受到大很大挫折,显示了第五十二军战斗力和关麟征及各级指挥官的坚持不懈的作战精神。

   台儿庄战役和邳北作战,对徐州会战的胜利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台儿庄战役开时,敌人第十师团只派了濑谷支队(一个加强旅)沿津浦铁路南下, 1938 年 3 月 16 日 侵犯藤县、与川军孙震所部王铭章师激战三日,王铭章壮烈殉国。敌濑谷支队于 3 月 18 日 侵占藤县,继续南下,于 3 月 23 日 侵占临城、?庄。国民党第五十二军和第八十五军在汤恩伯指挥下于 3 月 21 日 向台儿庄东北的向城附近集中,准备迎击敌懒谷支队。当时孙连仲集团军的三个师正在台儿庄附近构筑阵地,准备防守。第五十二军于 3 月 22 日 晚到达向城,奉令于 3 月 24 日 向?庄方向前进,当晚到达峄县以北的郭里集附近,即与日军濑谷支队的前哨部队,一个加强中队遭遇,敌被我歼灭。经审问被俘的一名日军中士,得知敌濑谷支队第六十三联队主力已于 3 月 22 日 到达峄县以南附近集结,准备进犯台儿庄。其余部队在临城附近集结,准备向峄县前进,?庄有敌一个大队。当当时关麟征向汤恩伯建议,主张第五十二军与第八十五军配合以全力向敌濑谷支队主力攻击,汤恩伯则决定两个军在峄县以北山区隐蔽起来,等敌濑谷支队由峄县南下,向台儿庄方向前进时,然后乘其不备,攻击敌之侧背,对关麟征的意见没有采纳。敌濑谷支队的六十三联队于 3 月 24 日 至 27 日向台儿庄攻击,敌濑谷支队主力于 3 月 30 日 才由峄县附近出发向台儿庄前进。关麟征率五十五军于 3 月 27 日 南下, 28 日开始向进犯台儿庄之敌侧背攻击,于 3 月 29 日 攻占了台儿庄以北的南北洛、北大窖,战斗极为激烈。敌人曾几次反攻,企图夺回南北路,都被我军击退。 3 月 31 日 下午,汤恩伯率八十五军到达台儿庄东北的河南头、杨家庙一带,于 4 月 1 日 起接五十二军左翼向台儿庄东北方面之敌攻击前进,两军共同向进攻台儿庄之敌濑谷支队主力侧背发动猛烈攻击,截断了台儿庄以北台?支线交通,对敌形成包围态势,并派一部分部部队向台?支线以西的泥沟方向前进。敌人曾由进攻台儿庄的部队中抽出主力部队向我军反攻,都被击退。正当第五十二军和第八十五军对进犯台儿庄之敌濑谷支队主力包围攻击时, 4 月 1 日 下午,发现敌第五师团坂本支队步、骑、炮兵共四千多人由临沂南下,先头已到达向城附近。关麟征认为这一股敌人是企图包围攻击我军侧背,增援敌濑谷支队作战。在此紧急情况下,关麟征当即决定先派在军部指挥所附近的步兵一营和骑兵连,跑步向兰陵镇附近前进,迅束从正面展开向该敌攻击,诱使敌人过早展开,争取时间,以便我军由第一线抽调兵力迎击该敌。随后即抽调第二十五师转向该敌攻击,第二师仍协同第八十五军包围攻击敌濑谷支。关麟征亲自指挥第二十五师向该敌猛烈攻击,对敌坂本支队形成包围。敌乘夜向杨楼、底阁方向逃窜,骑兵队被我军包围于兰陵镇西北之付庄,全部歼灭。

   4 月 3 日 ,我第二十五师和第二师将敌坂本支队主力包围于杨楼、底阁附近进行攻击,当日攻占杨楼、底阁,敌死伤很大,乘夜向底阁西南之肖旺附近逃跑。我军乘胜追击,又将敌坂本支队包围于肖旺附近, 4 月 4 日 至 4 月 5 日 连续包围攻击该敌。 4 月 5 日 晚,敌坂本支队向敌濑谷支队发电求援,大意是“我支队被敌两个师包围于肖旺附近,正在苦战中”,希望濑谷支队增援。但敌濑谷支队在第八十五军及孙连仲部反攻下,已无法增援坂本支队。敌坂本支队在我五十二军连续围攻中,死伤很大,于 4 月 7 日 晚乘夜向北突围。我五十二军追敌至峄县附近,占领峄县以东的九山及附近村庄。敌濑谷支队在台儿庄附近受我军前后夹击,死伤很大,向峄县以西方向溃逃。我军取得了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

   4 月 21 日 ,正当我军在峄县附近与敌第十师团增援部作战中,敌第五师团主力陆续由临沂方面南下,企图与第十师团会合包围攻击我军。第五十二军奉命于 21 日晚由峄县以东地区向邳县以北地区转进,于 4 月 22 日 上午达邳县以北的艾山至燕子河之间占领阵地,第二十五师在艾山,第二师在艾山至燕子河之间的大小刘庄一带,炮兵在艾山以南放列,以火力支持两师作战。

   第五十二军在关麟征指挥下,在邳县以北与日军第五师团作战,是参加台儿庄战役以来时间最长(从 4 月下旬至 5 月中旬),战况最为激烈,双方伤亡最多的一次阵地攻防战。我军占据有科地形,加强工事,步、炮兵密切切配合,在阵地成浓密火网,阵地前方是一片平坦开阔地,射界开阔,敌人无论从哪一方面进攻,都在我步、炮兵火力控制之下。敌人从 4 月 23 日 起至 4 月底不断地向我第二十五师阵地发动攻击,均在我防守部队逆袭反攻下,狼狈溃退,在我阵地遗弃尸体、枪械很多。

   敌人攻击我第二十五师阵地遭到失败后,过了几天,又增加部队向我第二师大刘庄、小刘庄阵地攻击。第一次是拂晓在飞机炮兵掩护下向我大刘庄阵地猛攻,在我阵地前开阔的麦田里,遭到我步、炮兵浓密火力打击和第二十五师侧击,死伤很大,纷纷向连防山方面瀢退。过了两天,敌又利用夜晚接近我阵地,在某日黎明时,双方发生激烈战斗,敌仍以飞机大炮掩护向我阵地猛攻,在我守备部队反攻下,终因死伤太大狼狈溃退。三天后,敌人又增加兵力向第二师大小刘庄阵地发动全面攻击,战斗空前激烈。我第二十五师利用艾山高地发挥各种武器火力,侧击敌人,协同第二师作战,关麟征及各师长、旅长?临前线指挥部队对敌发动反攻,敌死伤很大,再次狼狈溃退。在我军阵地前麦田里遗弃死尸武器很多,我第二师先后在阵地前捡得敌人步枪两百多枝,轻机枪十余挺,其它如战刀、手枪、太阳旗、官兵手册等无数。敌人经过这几次攻击失败后,对我阵地仅用飞机投弹和炮兵射击,其步兵再没有向我阵地发动攻击。
   根据两师先后缴获敌人的证件,得番向我五十二军方面进攻之敌以坂垣的第五师团为主,也有矶谷第十师团的一部分部队参加。
第五十二军经过台儿庄战役到这次邳北作战,全军官兵伤亡过半,计阵亡团长一员,负伤团长两员,校尉级军官死伤多人。敌人伤亡人数更多,根据 1938 年 6 月日本华北方面参谋部第三课编制的资料,日本第五师团战死 1281 人,负伤 5478 人。第十师团战死 1088 人,负伤 4137 人。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以第五十二军作战时间欠,官兵伤亡大,令李延年所部第二军接替邳县以北阵地防守,第五十二军于 5 月 13 日 开徐州附近集中,旋又奉令开河南省随县、?阳地区整理补充。此时关麟征以参加徐州会战有功,被提升为第三十二军团军团长。据国民党负责搞日本情报的专家王芃生 1938 年夏在武汉对蒋介石说:“日本军方对中国军队评价,认为第五十二军在台儿庄作战表现战斗力很强。”因此,蒋介石当时在武汉珞珈山军官团让话说:“中国军队都像五十二军那样战斗力强,打败日本军队是不成问题的。因此,关麟征当时在国民党军人中声望很高。蒋介石当时决定以第五十二军和第五军编为关麟征的第三十二军团,关麟征要求将第五军的机械化部队、汽车炮兵等都编入第五十二军建制内,遭到徐庭瑶、杜聿明反对,关麟征因此向何应钦申请不将第五军编入第三十二军团序列,何应钦遂改以贵州部队第八十二师和湖北省一个保安师编成一个军,编入第三十二军团序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