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献纲目

历史文献

回忆在香港与兄长团聚的日子---关梧枝

怀念先岳父关麟征将军--- 柯大澍

缅怀关麟征将军---宋希濂

记老友关麟征将军---李默庵

悼关雨东将军---黄杰

关麟征将军在抗日战争中的主要事绩---覃异之、姚国俊

关雨公与第五十二军---梁恺口述 , 李久泮笔记

我所知道的关麟征将军--- 蒋明华


关麟征将军宴请马鸿逵--- 宋旭初


忆恩师关将军---张梦还

发明"稳""忍""狠"三字经 ---关麟征用兵妙法

古北口之战与黄杰关麟征 ---李诚毅

关麟征任军团长时期的抗战事迹(  第三页 )

   南京沦陷后,特别是 1938 年 5 月底徐州会战结束后,武汉已成为当时中国的攻治军事中心,成为日本侵略军进攻的主要目标。国民党为了保卫武汉,在长江南北集中相当兵力,作防守准备。长江北岸由第五战区部队组成左翼余团,防守阻敌前进。长江南岸由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负责指挥,组成右翼兵团,防守长江以南地区。

关麟征军团在长江以南瑞昌以西地区对日军第一军的打击


   1938 年 8 月上、中旬,关麟征的第三十二军团由长江北岸开至南岸咸宁附近集中,归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指挥。当时占领九江地区的日军第十一军(辖五个师团)的第九、第二十七师团等部已向瑞昌前进。关麟征接到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的命令要旨如下:侵占九江之敌已进至瑞昌附近,与我九十二军李仙洲部正在激战中,着该军团长即率所部向瑞昌附近前进,支持第九十二军作战。关麟征奉令后,即率第五十二军经阳新向瑞昌方向前进。并令第八十二师及湖北保安师由张刚指挥(当时该两师尚在武昌附近),开江南岸的阳新附近担任长江南岸防守。当第五十二军到达阳新附近时,瑞昌已告失守。关麟征当即令第五十二军军长张耀明率部迅速到瑞昌以西的黄桥铺至排沙周之间高地一带占领阵地,阻击瑞昌附敌西进。这一带地形多是南北向的连绵高地,利于防守,由瑞昌方向来犯之敌处于迎攻不利态势。日军第十一军的第九师团在飞机炮兵掩护之下,于 8 月 14 日 向我五十二军阵地发动多次进攻,都被我军击溃,死伤很大。 9 月上旬,敌第九师团由于多次进攻失败,暂停攻击,双方形成对阵状态。此时汤恩伯的第二十军团也开至前方,所部第十三军接第五十二军右翼占领阵地,归关麟征指挥,由后方开来的第一九五师拨归第五十二军建制,在该军左翼占领阵地。敌又改以第二十七师团向我阵地发动攻击,日夜交替进攻不停,战况极为激烈,双方伤很大,形成对阵局面。当时正值夏秋之交,战地附近湖沼较多,蚊蝇滋生,疟疾流行,我军医药缺乏,不少官兵带病日夜坚守阵地。关麟征本人也得了疟疾(俗名打摆子),仍继续指挥作战。记得以沈钧儒先生为团长的慰劳团到军团授慰劳旗时,关麟征正发高烧卧床不能亲自参加,表示极为抱憾。不少指挥官也带病日夜指挥作战。因此敌人虽然多次进攻,我正面阵地一直坚守未失。当时日本兵舰五艘窜至马头镇、武空之间江面,不断向我军阵地左侧发炮轰击,企图掩护陆军登陆,在第二十军团汤恩伯部配属重炮轰击下和苏联空军轰炸下,敌终未能登陆。

   关麟征带病指挥第五十二军坚守阵地,从 8 月中旬至 9 月下旬之间进行了四十多天艰苦战斗,官兵伤亡和患病人数过半。

   9 月下旬,第五十二军除留第一九五师继续作战外,军部及第二师和第二十五师都由第一线撤下,转开湖南醴陵、浏阳一带补充整理。关麟征仍指挥第一九五师及第十三军和张网的暂编军(第八十二师及湖北保安师)继续作战。 9 月底,关麟征奉命赴贺胜桥以东的金牛镇附近指挥李延年等部布置预备阵地,准备阻击敌人。在瑞昌以西至阳新一带我军作战部队统由汤恩伯指挥继续作战。

金牛镇附近阻击战经过


   第九战区为了掩护武汉各机关安全向南撤退,特令关麟征指挥李延年第二军的甘丽初师和二零零师的高吉人团及张纲的暂编军。在贺胜桥以东的金牛镇一带占领阵地阻击敌人西进。 10 月上中旬之间汤恩伯所指挥的第八十五军、第十三军、第一九五师等部队逐步向阳新县西南方向撤退。张纲的暂编军也逐步向金牛镇方面撤退。 10 月中 2 人一部已进至金牛镇以东地区,战斗逐步展开, 10 月中、下旬,敌增加兵力,开始向金牛镇附近阵地猛攻,均被我军击退。战斗持续至 10 月底,敌人空军不断向我第一线阵地和阵地后方的贺胜桥、崇阳县城猛烈轰炸。 10 月 31 日,我第三十二军团所指挥的部队奉命南撤,当时武汉已经沦陷。长江南岸的第九战区所属部队逐步向湘、鄂、赣交界地区撤退,武汉会战的长江南岸作战结束。

稳定湘北局面


   第三十二军团由金牛镇贺胜桥一带沿铁路线(当时铁路已破坏)和湘鄂路向湘北方向撤退中,原来归关麟征指挥的甘丽初师,二零零师高吉人团各归还建制,张纲的湖北省保安师开通州归还湖北省政府。当时关麟征令第八十二师开湘鄂公路的南江桥附近担任湘鄂公路方面防守,令第一九五师的一个旅(该师师部及另一个旅因作战伤亡大,开后方整顿补充)开临湘附近担任铁路正守。当时在城陵矶和岳阳方面只有由后方开来新成立的新二十三师和湖南省一个保安团。关麟征为防止敌人南犯,急调在醴陵附近整理补充的第五十二军开湘北岳阳以南地区。在第五十二军尚未到湘北以前, 11 月 8 日 ,敌人飞机已开始轰炸城陵矶,敌兵舰己在洞庭湖活动,炮轰城陵矶。

   在城陵矶岳阳之新二十三师官兵没有对日军战经验,因此,在敌飞机兵舰轰击和敌步兵炮兵攻击下,纷纷溃退, 11 月 10 日,城陵矶和岳阳相继失守。第五十二军由醴陵开到湘北后,即在岳阳以南的麻塘及其以东的新庄岭、桃林一线占领阵地与敌对峙。

   城陵矶岳阳失守的消息传沙后,长沙情况极为混乱,大有风声鹤泪草木皆兵之势,退至长沙的各军攻机关不相统属,连第九区长官司令部也不与前方联系。长沙社会上相传占领岳阳之日军己沿铁路南下等等。地方当局奉令搞所谓“焦土抗战”,于 11 月 12 日 晚突然在全城放火,大火焚烧一天一夜,给长沙人民造成空前灾难。实际上,敌占据岳阳城陵矶后,曾向我五十二军方面进犯,均被我军击退,敌人在岳阳附近构筑工事防守,并未南下。军团台曾多次呼叫长官部电台,经过一天一晚方与罗卓英取得联系,得到长官部电令,第五十二军撤到岳阳以南的新墙河一线担任防守,直到 1939 年春,我军除派小部队袭击敌人据点外,湘北局面基本是稳定的。

关麟征升任集团军总司令时期的抗战事迹


在第一次长沙会战中击溃敌畑俊六部四个师团


   1939 年春,国民党军队的战斗序列,取消了军团制,关麟征于同年 4 月间被任命为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归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薜岳指挥,担任湖南湘北方面的粤汉铁路正面和湘鄂公路方面防守任务。当时归第九战区指挥的还有杨森的第二十七集团军担任平江县东北长寿街湘赣两省交界防守。王陵基的第三十集团军接杨森集团军右翼担任赣北方面守备,此外,在赣北方面还有其它部队统归第九战区指挥。同年 6 月底前后,关麟征的第十五集团令改为第九集团军,仍担负原任务。当时第九集团军在湘北第一线担任防守的部队,是张耀明的第五十二军( 3 个师)担任铁路线正面新墙河一线的防守。夏楚中的第七十九军在南江桥一带担任湘鄂公路方面防守任?。第八十二师在以上两军之间黄岸附近占领阵地防守,陈沛的第三十七军主力控置于汨罗河北岸长乐街附近,一汨罗河南岸与湘江交汇处的三角洲营田附近担任守备,防止敌兵舰掩护陆军由该处登陆。集团军总部设置汨罗河南新附近(以后移至福临铺)。 1939 年 8 月中旬以前︳敌人在岳阳、临湘、通城一带的兵力约一个师团(据当时侦察系第十三师团),分散在岳阳通城之间和铁路两侧,占领据点,构筑工事防守。在此期间,我第一线部队经常派以营为单位的突击队,经过侦察选定目标,对敌之据点进行袭击,颇有俘获,使敌人处于消极被动防不胜防的境地。

   1939 年 8 月中旬,敌人逐步向岳阳、临湘、通城一带增加兵力,除第十三师团外,还发现第六、第三和第三十三师团等番号。在此情况下,关麟征判断敌人可能在湘一带农村收割稻谷以后,利用田间无水,便于战车、炮兵、机械化部队活动时,向我军发动攻势。根据这一情况判断,令各军师加强战备,准备在新墙河一带和南江桥附近既设阵地先给敌人以打击,然后逐步诱敌至汨罗河南岸一带集中兵力歼灭之。并将上述情况和作战准备向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薜岳作了汇报,同时也发电向蒋介石作了报告。

   1939 年 9 月上旬,湘北正面敌人突然向我新墙河阵地发动攻击,重点指向第五十二军右翼第一九五师覃异之部,经过该师全力反击,给敌人以沉重打击,敌被迫溃退。但敌不断向岳阳、通城一带增加兵力,敌飞机活动很频繁,敌兵舰也通过洞庭湖东岸附近向南活动。各种征候显示敌人正在积极准备向湘北一带发动全面攻势。铁路线正面之敌一部被我第一九五师击溃后,又增加兵力向我第五十二军新墙河阵地发动全面攻势,经过多次进犯,均被我军击溃,迄无进展,一度形成对峙状态。

   1939 年 9 月中旬,在岳阳通州一带之敌,分三路向我第十五集团军进犯:一路由粤汉铁路正面继续向我新墙河之线第五十二军阵地攻击。一路沿湘鄂公路南下,向我南江桥方面第七十九军阵地攻击。另一路在海空军掩护下,企图在湘江、汨罗河交汇处的三角洲营田附近强行登陆,威胁我军侧背。

   集团军根据原定作战计划,决定在新墙河至南江桥一线给敌以迎头痛击,随即向汨罗河南岸逐步转移,诱敌至汨罗河南岸集中兵力歼灭之。第七十九军(附第八十二师)在南江桥附近阵地给敌以打击后,然后以一部在湘鄂公路方面继续阻敌前进,主力在靠近湘鄂公的幕阜山一带占领侧面阵地,侧击敌人,掩护第五十二军向汨罗河南岸转移。该军在向南转进中,曾在上杉寺附近与敌发激战,对铁路正面之敌以重大打击后,遂即开汨罗河南岸福临铺附近集中候令。此时敌人乘我军向汨罗河南岸转移机会,派出飞机大编队配合兵舰不断向汨罗河与湘江交汇处的三角洲营田附近大肆轰炸,敌兵舰四艘掩护登陆艇多只在营田附近江面对我守备营田的第九十五师冯士英旅阵地猛烈攻击,强行登陆,经过一天一夜战 斗,营田失守,经过该师全力反攻,成对峙局面。此时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薜岳令第七十三军彭位仁部开汨罗河一线归关麟征指挥,协同第五十二军、第三十七军,第七十九军等部,在汨罗河一线对敌作战。又令第七十军李觉部,第四军欧震部的张德能师控置在长沙至浏阳之间,也归关麟征指挥。战区长官部由长沙移至瀑口火车站附近,指挥全战区作战。此时关麟征共指挥六个军(第五十二军、第三十七军、第七十九军、第七十三军、第七十军、第四军),除七十九军在汨罗河以北,湘鄂公路以东占领侧面阵地,准备侧击南犯之敌,第三十七军在汨罗河以南正在向侵占田之敌攻击外,其余各军均在汨罗河以南集结,准备在汨罗河南岸歼灭敌人。集团军总部移至浏阳以南庄指挥作战。适值天雨连绵,敌人空军除侦察机活动外,并未出动大编队轰炸。集团军总部当即令第三十七军乘此时机以全力进攻营田之敌,力求包围歼灭。 1939 年 10 月初,我军围攻营田之敌,汨罗河北岸之敌一部沿铁路进攻汨罗,一部渡河进占新市。集团军判断敌人渡河南犯,目的是配合营田之敌作战,即令第七十三军、第五十二军立即向汨罗,新市附近之敌攻击。据守营田之敌,经我军包围攻击,死伤很大,残敌乘夜逃上兵舰,向北逃窜,集团军总部同时又接五十二军报告,得知汨罗河南岸之敌经我军迎头痛击,乘夜向河北岸逃退。关麟征根据以上情况,判断进犯湘北之敌,经我军连续打击,已开始溃退,当即令第三十七军由汨罗渡河,向铁路正面之敌反击。令第五十二军进出平江附敌反击。令第七十九军(附第八十二师)攻击湘鄂公路方面敌人侧背,协同第五十二军作战。敌人经我军返击后,全线溃退,向南江桥、新墙河方面逃窜,我军跟踪追击,敌人遗弃粮食辎重很多。我追击部队首先到达新墙河之线的是第五十二军第一九五师。第七十九军及第八十二师也先后追敌到达南江桥一线恢复原阵地。第五十二军,第三十七军恢复新墙河阵地后,一面加强工事构筑,一面扫荡阵地前方之敌。敌人大部退向通城、岳阳等处,仍据守原来各据点工,双方形成对峙态势。在敌人向湘北进犯时,曾有一部敌人向杨森集团军和王陵基集团军进犯,在湘北正面之敌被我第十五集团军击溃后,进犯该两团军之敌也向北退去。此次会战从 9 月初开始到 10 月初敌人溃退,长达一个月之久,终于取得了湘北大捷,成为当时振奋人心的一件大事。显示了关麟征有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卓越才能。

镇守桂南、滇南


   1940 年关麟征部奉命开赴广西柳州休整,不久改为第九集团军,关仍任总司令。 8 月间,关麟征的第九集团军奉令率第五十二军开广西柳州附近,归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指挥。当时由于日军已占领越南,中国由广西、云南通越南的国际交通线已被切断,日军随时有侵犯桂、滇南的可能。国民党为了防止日军进犯桂南、滇南,先令第九集团军总部进驻桂南田东,以第五十二军担任靖西一带中越边境防守。又令关麟征带少数官兵到昆明,会同国防部和龙云派出的人员,到滇南一带边境侦察地形。侦察结果决定第九集团军开至滇南以文山为基地,指挥第五十二军和第五十四军,担任滇越铁路之河口起,东至八寨、马关、麻栗坡,西畴以南中越边境之防守任务。右与卢汉集团军切取联系。当时在越南驻有日军和法越伪军,随时布边境一带进行小规模侵防守打击下,击退了敌人多次侵袭,敌人始终不敢发动大规摸进攻,保证了滇南边防的安全,对于远征军向滇西一带日军发动进攻和打通中缅印交通线,始终不受滇南方面边境敌人侵援,起到了很大作用。 1945 年初,国民党在云南以及西南各省的部队,统编为四个方面军,关麟征被任命为第一方面军副司令官,卢汉任司令官,指挥卢汉所部及关麟征所部原有部队,继续担任滇南一带防守任务,保证了远征军及西南其它部队,在向湘西一带敌军发动反攻期间的交通补给,直到抗日战争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