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献纲目

历史文献

回忆在香港与兄长团聚的日子---关梧枝

怀念先岳父关麟征将军--- 柯大澍

缅怀关麟征将军---宋希濂

记老友关麟征将军---李默庵

悼关雨东将军---黄杰

关麟征将军在抗日战争中的主要事绩---覃异之、姚国俊

关雨公与第五十二军---梁恺口述 , 李久泮笔记

我所知道的关麟征将军--- 蒋明华


关麟征将军宴请马鸿逵--- 宋旭初


忆恩师关将军---张梦还

发明"稳""忍""狠"三字经 ---关麟征用兵妙法

古北口之战与黄杰关麟征 ---李诚毅

忆恩师关将军---张梦还 (  第二页 )



   升为军官学生以后,校长对我们鼓励多于责备。他要我们尽量运用头脑,大胆创造,同时也进行了一连串的比赛。

   记得有好几次作文比赛,军官和学生都可以加,而每次得奖的总是步一队的蔡希仁同学,蔡同学是川大历史系的讲师,中文根底好,年龄也比我们大,学识和见解都比一般人高些。

   在兵器创作和改进比赛时,我搞出了用枪榴弹发射照明弹,外带一个小降落伞,发射之后,降落伞张开,照明功效很令人满意。得到了第二名。

   第一名是“腾雷”,使地雷腾空爆炸,杀伤力可增强四倍。这是工兵科一个军官发明的。此外还有好几种,如重机枪的夜间瞄准器,以及我另外搞的手掷烟幕弹等等。
校长很高兴,特别将颁奖仪式压后到毕业典礼时举行,也把我们这些“发明”报到国防部去,结果当然没有下文。

   在我们快毕业的时候,校长对我们似乎渐感满意了。

   有一次教育长吴克周中将下令夜晚紧急集合,步三队最先抵达中正堂。

   “两分半钟?这绝对不可能!枪房的门那么窄,一支支传出来也得两分多钟呀!”校长让又举行了一次,这次更快,两分二十五秒。

   我们毕业前的联合大演习,时间比已往的各期都短,一共享了三天夜。但决不轻松,因为几乎从头到尾校长都在场。

   夜晚八九点钟,骑兵队的同学赶来送信:“校长回去了,你们可以休息一下。”

   半夜一点钟光景,吉普车的车灯?远看得清楚:校长又来了。大家都奇怪,校长好像不需要睡觉的。

   这次大演习总算没有出毛病,谁敢有稍微松懈的心理,只要发生一点小毛病,轻则降期,重则开除。

   毕业典礼又是一关,我们都知道二十一期步一二大队在举行毕业典礼的时候,一位同学因为听训时动了一下,立刻被降级。

   二十一期在毕业典礼举行以后,有三位同学在合作社打架,一律被开除学籍。这些之鍳,使我们在举行毕业典礼时难免心情紧张。

   军校阅兵是从不给外人看的,所有校门一律上锁,特务团增加卫兵,如临大敌。只有这一次邀请了几位嘉宾观礼,有 刘存厚 先生,王陵基上将,康式遵上将,,都是川军里的老将。

   军校事实上是德式,自总队长以下,区队长以上,一律是德式网盔、皮刀带、指挥刀,除了动作整齐、精神饱满之外,另有一种肃杀气氛,这种气氛使人热血沸腾,勇于赴死,这是在别处见不到的。

   阅兵典礼以后,部队齐集中正堂举行毕业典礼。头一个讲话的是刘存厚,黑马褂、蓝长衫,拿根手杖。 刘 先生讲话真是词不达意,不知道他说了些甚么,模样也很可笑,当然谁也不敢笑。第二个是王陵基,他很谦和地说:“本人带兵数十年,也办过军事教育,可是像你们这样的军容,我还是生平第一次看见。训练之精良,士气之豪壮,是我以往所梦想不到的,雨 东 先生训练的学生,果然不同。”

   轮到校长讲话时,他一点都不谦虚,一开口便说:“看到你们今天的军容,我感到很满意,不枉我这几年来付出了无数的精神和心血。告诉你们,你们只要把军队训练到和你样好,我保证你们打胜仗,不可能被打败的。”斩钉截铁、信心十足。校长这几句话,使我们感到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对于我个人,这一天更是毕生难忘的日子。在中正堂踢正步去领奖,任何人都会感到非常之光荣。



   分发的那天,下着微雨,军兵队奏起《友谊万岁》。校长给在蒋校长铜像前,接受离校学生致敬。卡车载着同学们,一部接一部经他面前,那场面真是动人极了。我们发现校长在流泪。这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校长流泪,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可见师生之间的感情至深!

   南来以后,有一次和校长谈起,他说:“我当然难过,不单是惜别,我知道情势已经坏到不能再坏,一切都错。你们上战场只有送死,我没有办法改变这种情势,又不能对你们说。你们上战场只有送死,我没有办法改变这种情势,又不能对们说。你们身上有我多少心血,多少希望,眼看就要白白地断送,怎能够不伤心?”

   校长南来以后,退藏于密,很少和同学见面。我初来港时见过他一次,谈得很少,他表示可能到台湾,他说过一句:“我将来会用你们的”。从呴话中,可以想见校长仍然雄心勃勃。

   又隔了好几年,才见到他第二次,似乎校长无意复出了。也谈到些军事问题,提到金门的将领和防御,他说:“胡琏很有才气,能够打的;刘玉章是个战将,守金门当然没有问题。金门应该多修造些「三合阵地」,再把你们发明搞上去,不需要多少兵力,歼灭地带多,重要的是火力,何必要那么多兵呢?”

   “三合阵地”的主阵地,是从“梅花阵地”变出来的。在关校长任第四独立旅旅长时,由于乘胜追击,在砖佛寺中伏,受蔡升熙和陈赓之三万人包围,乃布梅花圆阵就地抵抗,打了一夜,由被包围转为拂晓攻击,以弱敌强,反败为胜。这种阵法好处在于可以充分发杨火力。

   “反斜面阵地”是在古北口和日军第八师团作战时发明的,由于日军的火力太厉害,只能把工事建在棱线之后,虽然不能充分发扬火力,却能收出奇制胜之功。
后来校长任第九集团军总司令,驻军文山的时候,把这两种阵地组合起,再加上反射击设备,又经过长时间研究,便构成“三合阵地”。二十一期和二十二期的同学都使用过,的确有相当大的威力。

   “我相信金门一定有「三合阵地」,”我说,“刘玉章当然懂得。”

   他摇摇头:“他也不是很懂。刘玉章这个人意志坚决,能够死守,并不是很聪明的。我们的政府事事顺着美国人,美国人固执、自大。当然我在又不同了。”



   我看过一些报导,说昆明学潮时,校长曾恐吓学生说:“你们有游行的自己,我就有用机枪镇压的自由。”我绝对不信,这不是校长的作风。在香港时,我也当面问过他。

   他笑着反问:“你相信我会这样蠢吗?当时学生的情绪很激动,我安抚他们还来不及,岂会说这种话去刺激他们呢?”

   “我也不相信。”我说。

   “是这样的。”校长说,“在惨剧发生了以后,我召集各界开会,共商善后,学生提出要抬棺游行,我竭力劝阻,要他们不能这样做,因为抬棺游行,大家情绪?泪动,一定会出更大的乱子。学生说:‘我们有游行的自由,总司令该尊重我们这种自由'。我说:‘我是为你们好,你们现在和军官总队已经成了水火不兼容,你们有游行的自由,军官总队也有游行的自由,你们双方游到一处,就是打的自由,你们又打不过他们,岂不是白吃亏吗?如果再发生惨安,谁能够负责?'我说打的自由是指他们打架,不是说我自己,更没有说‘我有用机枪镇压的自由'。”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总而言之,话经三人口,老虎变成狗。流言蜚语最为可怕。”校长说:“你知道不知道还有人说我用刺刀、手榴弹对付学生哩。”

   “这我倒不知道。”

   “我辞了云南警备总司令以后,在南京遇见陈继承。”校长继续说,“他一见面就和我开玩笑:‘老弟呀,对付学生要用另一套功夫,不能用刺刀、手榴弹呀!'陈是我的老师,我总不能板起面孔说:‘老师,你胡说八道。'所以我用开玩笑的态度回答他,‘老师只教过我们使用刺刀手榴弹,可没有教过我们对付学生呀!'不知道怎么一传出来,就变成我用刺刀、手榴弹对付学生了。”

   要说使用刺刀、手榴弹压学生,别的军人或有可能,对校长造这种谣,可说连边都沾不上,只要对他稍有认识的人都不会相信的。

   在长城抗日的时候,第二十五师受伤的官兵很多,校长本人也被日军手榴弹炸伤,送到北平协和医院治疗,北京的大中学生排队献花,从医院问口一直排到王府井大街,使校长感动极了。

   后来第二十五师驻北平,实施大中学生军训,校长和学生们朝夕相处,及至“何梅协定”第二十五师撤离华北,学生们痛哭流涕。这是他亲自经历的。
在任何情形下,校长都不会对学生探取强硬手段的。



   校长的确是天生将才,他对国民党军几次大战役的失败,都能够一针见血的说出原因,而且也拿得出办法,很简单而有效。由此可见他已往战无不胜,决非偶然。

   台湾 张晴光 先生说他具有三个天赋特性,第一是具有魄力,具神威;第二是浩气冲天,从容乎强场之上;第三个特点是聪敏而机警。实在一点都不错。

   他指挥大兵团能够切实掌握部队,进退自如,使每一个作战单位都能充分发扬战力,命令能够贯彻到底,而且料敌如神,似乎他对战争有一种特别聪慧的领悟。

   不过校长性情太直率,不免“徒失贵臣之意”,这对校长的事业是致命伤。

   在“妨功害能之臣,尽为万户侯;亲戚贪侫之辈,悉为廊庙宰”的环境下,一个正直的军人,就算他功略盖天地,义勇冠三军,也不会有出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