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献纲目

历史文献

回忆在香港与兄长团聚的日子---关梧枝

怀念先岳父关麟征将军--- 柯大澍

缅怀关麟征将军---宋希濂

记老友关麟征将军---李默庵

悼关雨东将军---黄杰

关麟征将军在抗日战争中的主要事绩---覃异之、姚国俊

关雨公与第五十二军---梁恺口述 , 李久泮笔记

我所知道的关麟征将军--- 蒋明华


关麟征将军宴请马鸿逵--- 宋旭初


忆恩师关将军---张梦还

发明"稳""忍""狠"三字经 ---关麟征用兵妙法

古北口之战与黄杰关麟征 ---李诚毅

古北口之战与黄杰关麟征 ──鸡声马蹄录之一── 李诚毅 ( 第二页 )

  我们现在按着番号次序,先来说黄杰师长。

  黄杰字达云,湖南长沙人,他的老家在长沙的东边叫做榔粟市,因为毗连浏阳,所以有人误传他是浏阳人。

  他的祖父是逊清举人,在地方上颇着声望,父亲也学识渊博兼明医理,富有民族思想。逊清末年,加入革命鼓吹排满运动,以后,曾在新疆金树仁那里久任军医职务。

  在这样一个书香世家,家教又严,他自小就读了不的线装书本,能文章,工书法,中学毕业后,曾充当小学教员。

  他是夙抱大志的人,这种吃粉笔饭的生活,当然羁勒他不住,因此,就脱下那一袭长衫,跑到军队里去工作。恰好那时广州革命政府创办黄埔军校,招考军官学生,他就和他那个部队的连长孙常钧,同道投奔黄埔去入营。曾任湖南省政府保安处长的李树森,还是那时黄杰连里一个列兵,后来也都成了黄埔军校一期同学,加入了革命的行列。

  黄杰在军校第一期受训之际,是编在第三队,王叔铭是和他同期同队的同学,民国十四年东征伐陈炯明时,蒋总统的基本部队是王柏龄和何应钦的两个教导团,黄杰毕业后,便派在何应钦这个教导团当见习官,惠阳克复,留军校二、三、四期学生任地方防守,第一期已任军官之学生,则随团出发转攻汕头,时黄已任排长了。

  十五年二月何应钦代理第一军军长时,他升为连长,该军党代表为周恩来。周原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到第四期以后,则调任何之第一军党代表。

  从广东北伐,第一军辖下三个师:计第一师师长王柏龄,第二师师长刘峙,第三师师长顾祝同。那时黄便派在顾祝同的第三师任营长。

  何应钦任东路军总指挥兼第一军军长,率所部第三顾祝同部进击闽淅,一二两师则由蒋总统亲自率军渡江入湖南经江西出长江去了。顾部打到福建后,周盛人部曹万顺归降革命军,闽局敉平,黄杰那时亦升到团长职位了。

  二期北伐,他很有战功,到十九年,胡宗南长第一师,驻防江苏无锡,他以副师长兼任旅长。在黄埔一期同学中,胡氏爬得顶快,次于胡氏者,就算黄杰。真所谓同学少年多不贱了。

  黄氏在廿一年二月接长汤恩伯的第二师,部队驻在陇海在线,这时部队是三三制,即每师三旅,每旅三团。第三师辖三个旅,旅长是王仲廉,郑洞国等。

  就在这一年,他率所部第二师官兵,由河南璜川进入湖北麻墟山区,对匪攻击空前猛烈。嗣以该师伤亡至重。乃撤回陇海路整训,整训后,编成郑洞国之第四旅,罗奇之第六派,另赵公武的一个补充团,全师共为五个团的兵力。及至廿二年春,该师奉命北上,参加长城各口的防御任务。

  说起来黄的文学修养,确不是一知半解的附庸风雅,无论作诗填词,都有他的一套。其作品散见于报章者甚多,虽不能说是何等名家,然立意甚有境界,造句不事雕琢,说口而出,自有妙境。充当他的秘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一看到所拟的文稿,稍不如意,便登时丢在一边,亲自动手,而且所拟的确实高明;或把原稿稍为更换一两个字,真是恰到好处。自然,作为一个军人──冲锋陷阵,上马杀敌,固属天职;要是于粗卤,兴来拔剑拉枪,令人不可向迩,那也是要不得。必也,于刚毅勇猛之中,加上点风流儒雅的气质,所谓「缓带轻裘羊叔子,羽扇纶巾乡侯」,那就可敬可爱了。尤其是缺乏幽点感的中国将领们,这点修养,都很需要的。

  当古北口战斗剧烈之际,他的前进指挥所设在南天门山坡上的一座小庙里。作者当年曾为他写过一篇「庙中访师长」的访问记,对他的战场生活描写甚详。后来他驻防北平,常常到我的馆里来找我,有时我的事务忙乱,稿件又多,他兴之所至就把军装一脱,坐下来动手为我编写,红笔、剪刀、浆糊用得非常熟练,同人们都称他为「将军编辑」呢!

  说到廿五师师长关麟征,则与黄杰另一风格精敏;外表一胖一瘦,尤其是显著的不同。可是有一点,关与黄同样爱好读书,黄的书法国学都有根底,是弥劲中含有妩媚之态;关则精于大草,作劈窠大字,龙飞凤舞。黄于军事学之外,对学问之兴趣,侧重于性灵,故对于诗词,特别爱好;关呢,一方面注意军事,一方面对哲学、古兵经以及周易研究尤动。

  关字雨东,陕西鄂县人,他既出生在肴涵以西的闭塞之区。又何以能得风气之先,赶上黄埔军校的第一期行列呢?原来党国元老于右任是他的乡前辈,那时于任靖国军总司令,经于氏的介绍,他就考进了黄埔第一期,同期同学中,他和宋希濂的年纪最小,那时候关还只是十八岁。

  可是,他的身躯魁梧,不愧是一个关西大汉;秉性又聪明,很得蒋校长和其它各级师长的爱护,编在步兵科。他不但对典范令以及各种教程很有研究,而对大军统率学尤其用心,东征与讨伐刘杨诸役,迭奏肤功,遂邀元戎特达之知。

  民国十五年北伐时,他已经当到了营长,嗣后向长江下游推进,他便被调升为徐庭瑶的第四师里面的团长。

  简单的说,从东南平定以至北伐完成,他几乎总是站在第一线,勇往直前的。

  民国十六年蒋总统为桂系所迫,宣布下野,革命中枢,陷于群龙无首,北伐军事停顿不前的状态。这时他首先组织黄埔同学会,拥护蒋先生继续领导北伐,又与李元凯两人密往奉化敦劝。蒋总统之所以能旋仆旋起,身击安危,黄埔同学会是最有力的一个支撑。由此可见关氏不但是一员战将,而且又富有组织力。
讨马之役,他的一团,每每是担任攻坚的任务,为当时张治中的教导第一师增色不少。

  民国廿一年金家寨一役,论首功是关麟征的,而卫立煌却因此成了大名,金家寨且因此改为立煌县,这是一件很滑稽的事。其实那完全因为关当时只是一个旅长,卫立煌是军长,位高功大,无形中就把职位小的掩没了。

  徐向前在皖北吃他的亏不少,徐下面一个最骠悍的蔡申熙,就是被关旅当场击毙的。廿四年江西共党残余突围到了川黔边境的平南县,共党曾把该县改称申熙县,来纪念这个不及看到「人民翻身」的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