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献纲目

各场战役

北伐

血战长城古北口

守保定攻漳河

血战台儿庄

守瑞昌拱卫武汉

湘北第一次长沙会战

抗战末期守备滇南

 

血战长城古北口

古北口抗日第一战  关麟征

半壁河山狼烟中 烽火照红北地冰 长城之外牧寇马 铁蹄咫尺危古城 
大厦将倾于汤火 
神州存亡瞬息中 岂肯折膝求苟安 站直抛颅笑颜生 炎黄子孙多傲骨 
我今抗日三请缨

  民国二十一(一九三二)年秋,关麟征升廿五师师长,是年才二十六岁(副师长杜聿明,辖七十三、七十五两旅,旅长梁恺、张耀明;团长覃异之、张汉初、王润波、戴安澜)。翌年春,日军进犯华北,箭头指向平洲,关之廿五师,与黄杰的第二师奉命北上,向长城古北口前进。关师较黄师早到五天,东北军王以哲部已由关外遗退,长城天险无人据守;如长城有失,平津离保。当时抗战情绪高涨已极,如不奋勇迎战,必定会造成全国舆论指责中央不抗日。

   关麟征审度当时的情况,敌军精锐来犯,以他的一个师来迎战难有获胜之机,不战将动摇国本。最后独断专行,以全师为国战死,而求安定民心之决心,率军北进,抵达北口布防迎战。阵地区分未久,工事尚未构筑,日军已来犯。先用空军轰炸,地面炮轰,再以坦克掩护步兵猛攻。关师人人奋勇,肉搏应战,死伤枕藉,惨烈无比,团长王润波死于日军军刀之下,头被斩去!守将军楼之戴安澜团亦告急。关麟征亲往指挥,到第一线之连阵地附近督战。连长颜受庭身负重伤,血流披面,仍裹伤应战。阵地危如累卵,敌人蜂涌前冲。关麟征亲自指挥,于第一线阵地被日军投来之手榴弹炸伤五处之多,浑身是血,力战不退;十余随从官兵,全部战死,但阵地得以稳定,使敌人攻击顿挫,无功而还(来犯之敌为日军第八师团西义一之部队)。

   关麟征于战事结束之后,送往北平协和医院医治,部队由杜聿明暂代指挥,仍据守长城之古北口,与来援之黄杰第二师;王敬久的八十七师;刘勘的八十八师,在徐庭瑶统一指挥之下,共同守长城,抗拒来犯之日军。
是役胜利之后,全国欢腾,举世瞩目。北平各校女学生每日前往医院献花的要排长龙;大公报张季鸶先生曾以社评题:「爱国男儿,血洒强场」;罗家伦先生作歌颂其功。慰劳函电,雪片飞来。关麟征于医院开刀之后,不待痊愈,又裹伤扶杖,再赴前线,据守长城两个月以上,日军始终未敢越雷池一步。后双方协议停战,签订「塘沽协议」,廿五师始开返北平整训。

   是役结束后,日军也崇拜廿五师之英勇,在古北口为廿五师阵亡将士建墓立碑,刻有「支那勇士之墓」字样。黄杰亲见同学关麟征之英勇,赠诗致敬,其中有云:「争说君无敌,投鞭我不如」。后得授青天白日勋章,英勇之名,妇孺皆知。

  佐炎先生的「抗战前期热河失守之经过」。其后半段,便是叙述他当年在平津所见所闻有关廿五师抢占长城,英勇杀敌;及关将军在古北口负创疗伤,哄动朝野的情景。兹将该文之后半段转载如下:「……我军第廿五师师长关麟征将军,奉命由北平密云、石匣,挥军东进,任务为扼守古北口。该师一路好整以暇,阖闾无惊。当地百姓见士兵自担炊具,均感奇异。盖因军阀部队即使战备行军也要征车拉夫。迨接军报承德失守,日军续进,关将军下令以强行军速度急赴目的地,与张自忠的二十军驰援喜峰口如出一辙。此时东北军王以哲部,由关外溃退,经古北口未停,不放一枪,于关部前进之路侧混乱向北平后退。关部抵达古北口后,即行展开占领长城阵地,喘息未定日军已至。
  

  古北口地势,山并不险峻,长城缺口颇多,东西蔓延数十里,均属生山渥渥的平丘,偶有小形盆地也无利用价值,使关将军的得意战术,攻防两用、梅花子母阵,受地形限制也一筹莫展。是以两军一经接触,战斗即达白化。我军健儿,挥白刃戮顽敌,洒碧血染黄沙,鏖战于长城之野,惊天地而泣鬼神。关将军临于烟硝弹雨中的第一线指挥。此役为抗战先期首与日军交锋之中央部队,先给日军一个下马威,也改变了他们以往轻视『支那部队』之嚣张心理。然不幸关将军被敌军手榴弹炸伤五处之多,后入北平协和医院,前方交由副师长杜聿明负责指挥,他们也能萧规曹随,杀敌致果。后来援军增至,此地未列入非武装地区前,始终未令倭寇擅越雷池一步。

  关麟征在北平疗伤之际,使故都全市有似疯狂,各大中女生晨起旷课,赴医院献花,排长龙到王府井大街上。敌花堆积如山,晚间用小汽车把一日所接受之献花载走抛弃。大小各报赞誉之词,琳琅满目;尤其大公、文汇二报,以半开篇幅刊出,『好男儿热血酒疆』八个大字,那种荣殊遇,真使人无限钦敬。于协和医院开刀取出破片后,又裹创扶杖到前方会同友军参加南天口之战,战绩辉煌,举世欢腾,强寇震惊。造成民国史上『张自忠扬威喜峰口,关麟征歼敌古北口』的历史美谈。」

古北口抗日回忆
( 覃异之、姚国俊 )

   1932 年,关征由陆军第四师独立旅旅长升任陆军第二十五师师长不久,日本侵略军已侵占我东北三省,并积极淮备进犯华北。 1933 年 1 月侵占了山海关, 2 月下旬进犯热河, 3 月初占领热河全省,开始向我守备长城一线的宋哲元部(守喜峰口)、商震部(守冷口)以及东北军(守古北口)发动进攻。当时北平,天津及河北一带民情激昂,积极呼吁抗日。国民党中央在华北各人民团体和张学良要求派部队北上增援抗战的情况下,决定先派关麟征第二十五师由徐州乘火车到北平附近的通州集中;随后又派黄杰的第二师开保定附近集中,统归何应钦指挥。第二十五师于 1933 年 3 月初,到达通州附近集中时,即接到张学良(张当时任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委员长)的紧急通知,概述古北口方面战况很激烈,要求关麟征率第二十五师全部前往增援。关麟征顾全大局,不失时机增援友军作战,当即集合全师官兵讲话,鼓舞士气,坚定抗战信心。 一面率部向古北口方向星夜前进,一面发电向蒋介石、何应钦报告。在行军途中接到何应钦的电令和他派出的高级参谋传达口头通知,命该师在密云县以北的石匣镇附近停止前进待命。关麟征考虑到如果中途停止前进,敌人就有可能进占古北口和古北口以南的南天门重要防线,不仅影响在长城一线作战的其它友军,而且会使北平受到很大威胁,对华北局势极为不利。因而决心向古北口继续前进。第七十三旅旅长杜聿明率领先头部队赶到古北口时,东北军张廷枢师因官兵伤亡很大,已难以支持,一再要求第二十五师接替其防线。当关麟征到达古北口时,张学良又派东北军王以哲军长赶到古北口与关麟征接洽,要求第二十五师立即接替张廷枢部的阵地防守任务。关麟征为了阻击敌之攻击,决定以第二十五师主力接替古北口一线防守任务。以一部在南天门附近两侧占领要点,作为预备阵地。经过实地侦察部署,向各部队分配任务后,利用黄昏时间一举接替古北口一线阵地防守任务,乘夜加强构筑工事。当时我军占领古北口两侧高地长城之线,重点保持在古北口右侧高地,高地上的长城多系我军占领,形成犬牙交错奖态。古北口正面高地比较险要,易守难攻,因此敌人攻击重点也指向古北口右侧高地。第二十五师接替阵地守备后的上午,即与日军发生激战。当军武器装备只有步枪、轻重机枪、迫击炮、手榴弹等。古北口正面之敌是日军第八师团。武器装备于优势。我军士气旺盛,利于近战。敌人攻击方式是先以山野炮向我阵地轰击,同时派飞机不断侦察轰炸、掩护步兵攻击前进。凡是敌人炮兵集中射击之处,即是敌人攻击重点所在。敌人步兵在炮火射击掩护下,曾向我阵地发动多次攻击,都被我军击退,双方死伤很大。关麟征当天将第二十五师接替古北口阵地防守和作战情况,向蒋介石、何应钦及其它有关发电报告。最令人感动的是北平各人民团体用汽车不断向前方运送大饼、皮衣供给部队,对官兵鼓舞很大,师长及各旅长团长均临指挥作战。入夜以后,我军乘敌炮兵停止射击机会,继续加强阵地工事。第二天,敌人炮兵不断向我阵地前后方猛烈射击,掩护步兵多次进攻,都被我军击退。第三天清晨起,敌人增加炮兵不断向我阵地右翼第一四九团和第一四五团阵地前后方猛烈射击,掩护步兵反复攻击,双方多次发生近战,战斗极为激烈。我一四九团团长王润波身负重伤阵亡。第一四五团方面因伤亡过大,也要求增援。关麟征亲自指挥师预备部队步兵一营前增援,在到达第一四九团阵地附近时,适遇敌人步兵冲上该团阵地,关师长当即指挥预备部队向敌人反攻,战况极为激烈,双方死很大。关师长本人也被敌人枪榴弹炸伤五处,但终于打退了敌人进攻,隐任了阵线。他受伤以后,担架抬至师部(设在古北口附近关帝庙内),在包扎中,命令第七十三旅旅长杜聿明为副师长,代理师长职务继续指挥作战,并发电报告蒋介石、何应钦。当时全师官兵死伤已达 1000 余人,关师长授意副师长在情况必要时可撤至南天门附近预备阵地作战。杜聿明副师长根据关师长的意见,当晚对阵地作了调整部署,除缩短第一线阵地,加强构筑阵地外,并派一位团长对预备阵地作了加强部署。第四天上午,敌人仍不断对我阵地猛烈炮击,但他们的步兵伤亡很大,已不再像前三天那样的猛烈攻势。我军趁此时机,于当天下午逐步彻出第一线向南天门一线预备阵地转移。在转进过程中,敌人除用炮兵进行射击和飞机侦察活动外,其步兵始终没有前进。

   第二十五师在古北口一线同日军第八师团激战三昼夜后,于第四天撤至南天门一线占领阵地后的第二天拂晓,第二师黄杰部的先头部队才赶天门第二十五师师部附近,与杜聿明副师长取得联系。同时接到命令,由第二师接替南天门一线阵地防守任务,第二十五师开后方休整补充。古北口一战对于长城抗战全局关系很大。关麟征负伤后,北平各人民团体和报纸舆论对他表示热情慰问和赞扬。国民党中央给他贫发了青天白日勋章。

   第二十五师经过短期休整补充后,又开前方与第二师并肩作战。关麟征伤势尚未痊愈,又到指挥部队作战,直到 4 月底,始奉命撤至密云县以北占领阵地准备再战,但日军占领南天门至石匣镇一带后,并未前进。 1933 年 5 月底,第二十五师奉命开至北平北郊附近集中休整。记得关麟征在离开密云县时,看到当地民众深怕日军前来的恐惶状态,不禁感叹流泪说:“政府不顾人民安危,下令撤退军队,实在对不起老百姓。”以后才知道这是中国与日军签定了《塘沽协定》,要中国军队退出滦东一带的。

   《塘沽协定》以后,黄杰的第二师分驻在北平南苑和保定训练。关麟征师集中驻在北平北郊的北苑一带整训。 1935 年 6 月初,北平军事委员会分会被迫与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签订了所谓《何梅协定》,其中有:“国民党中央部队和宪兵三团以及东北军第五十一军撤出北平及河北省”的条款。关麟征当时向何应钦恳切陈述:“如果不战而撤出北平及河北省,将会丧失民心,影响中央威信”,极力建议力强战备与日军作战。同向蒋介石发出电报,大意是:“如果不战而退出北平河北,将会对钧座威信有很大影响。”在他提出以上建议的同时,又命令第二十五师各部队立即在北平城郊外围积极构筑阵地工事,准备与日军战。但以上建议都未得级批准,并命令第二十五师在长辛店附近集中,乘火车开往河南洛阳训练。黄杰的第二师奉令开往江苏徐州附近训练。
第二十五师在长辛店附近集中准备南开时,北平一些学校与关麟征友好的教师,专程到长辛店送行。关麟征很痛切地表示这次不得已奉命南开,没有尽到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责任,深感有负北平各界同胞的期望,并表示相信政府和全国军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终究会团结起来共同抗日。言讫依依不舍地告别。

   1935 年 6 月间,关麟征率第二十五师开往洛阳,途经郑州时,接到蒋介石由四川发来的电报,要关麟征“即来四川一见”。当时正是蒋介石在四川峨嵋山指挥国民党部队对北上的红军作战期间。关麟征见了蒋介石后,即转回洛阳。他曾私下对我们说:“委员长还是坚持攘外必先安内政策,意思是要先消灭共产党是没有办法的,因为共产党有民众基础,有国际关系,是消灭不了的。”第二十五师由北平开到洛阳不久,蒋介石又派康泽到洛阳来看关麟征,并对第二十五师部队讲了话,对第二十五师在古北口抗日表扬了几句,主要还是“攘外必先安内”那一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