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献纲目

隐居香江

悼词

唁电、挽联


隐居香江

   1948 年 8 月,关麟征被任命为陆军副总司令,仍兼任军校校长。随后,蒋介石又要他出任陆军总司令,报纸上已登载消息,关也已拜会参谋总长顾祝同,商讨交接事宜。但国防部以 “ 溪口电话手令遗失 ” 为由,使此事告吹。不久,国民党政府又蕴酿他出任京泸杭警备司令,后来又以 “ 不懂上海话 ” 而作罢。直到李宗仁担任国民党代总统时,他才被任命为陆军总司令。秋天,他便辞职,退出军界,并把一家老小送至香港居住。 11 月,他偕夫人从成都乘去台湾的飞机抵香港。旅客在香港机场小憩时,他告诉同机旅伴: “ 去探望病中的父亲,随后来台。 ” 以后就一直居住香港。

   关麟征在香港,深居简出,闭门谢客。他不参加任何政治性的集会和社会活动,不会见新闻记者,未在报刊上发表任何言论。五十年代初期,顾孟余等组织“第三势力”,多次托人找他参加,他都拒不接见。在香港居住的许多国民党军界故旧,他不联系;原国民党军成都军校旅港同学,几次邀请他聚餐联欢,以叙师生之谊,他也婉言谢绝,过着“隐士”式的生活。

   他“无官一身轻”,以读书、写字及教育子女为乐趣。生活有规律,洁身自好,每日早睡早起,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对我国古书《春秋》、《易经》、《战国策》、《孙子兵法》等都有浓厚的兴趣。书法造诣较深,擅长草书,对唐代怀素和尚的草书《圣母》、《食鱼》、《千字文自序》诸帖和近代草圣于右任的《千字文》等作品都作过精心的研究和练习。他的草书,曾参加过香港大会堂的展出,受到好评。

   1972 年,他在夫人、女儿的陪伴下曾往美国、欧洲各地旅游,历时月余,然后返港。

   1975 年蒋介石去世,由于历史的原因,应蒋经国的邀请,关麟征去台湾参加葬礼。事毕,蒋经国挽留他在台湾任职,许以高官厚禄,他婉言谢绝,仍回香港隐居生活。

   关麟征虽然身居海外,但他非常关祖国,思念故乡。他从香港《大公报》、《文汇报》看祖国大陆经济建设欣欣向荣的情况时,总感到高兴。 1979 年 5 月,他在大陆的胞妹前往香港探亲,向他介绍大陆解放后的变化,日新月异的经济建设和文化教育情况,他兴致勃勃,非常乐闻,并且经常插话说: “ 对!就应该这样办! ” 关夫人对妹妹说: “ 几十年来,没见过你大哥这么高兴过。 ” 他对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实行的政策表示赞赏。

   1979 年底,他得知在故乡的妹妹当选为省政协委员,在给大陆友人的信中写道: “ 梧枝妹谬获拔握,尚望兄多多指教,使无负于政府和人民之所托,是为至盼! ”

   他关心在大陆的黄埔同学、军界故旧。他希望国共两党实行第三次合作,早日结束台湾同祖国大陆的局面,实现祖国统一大业。他曾对妹妹说:“我是炎黄子孙,我盼望祖国早日统一啊!”

   1980 年 7 月 30 晚,关麟征在香港家中,因心脏病猝发,突然昏迷,立即送伊利莎伯医院抢救。医生护士在急救过程中发现他胸前伤痕累累,感到惊讶。关夫介绍说: “ 这些伤痕全是他抗日浴血奋战所伤。 ”8 月 1 日,关麟征逝世。中央人民广电台、《人民日报》和全国各大报纸都登载了他逝世的消息和简历。徐向前元帅向他在香港的家属发去了唁电: “ 噩耗传来,至为悲痛,黄埔同窗,怀念不已,特此致哀诸齐节哀。 ” 举殡之日,黄埔军校各期留港同学及亲友数百人执绋,新华社香港分社、全国政协、徐向前元帅等送了花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