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献纲目

隐居香江

悼词

唁电、挽联


悼词--- 柯大澍
 ( 1980 年 8 月 11 日 上午 11 时于九龙世界殡仪馆 )

   各位前辈,各位朋友们:今天我们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在这里祭奠 关 先生,与他最后告别。当我们想到他南征北战,一生为国的种种事迹,想到他热诚、豪迈、风趣及重于友情的情格,想他相处如坐坐春风的情景,我们对他实在不胜其敬仰与怀念!他溘然去世,大家都感到非常悲痛,是很自然的事。

   关 先生近几年来患血压高及心脏病,虽然不断看医生吃药,健康一直不好。 7 月 30 日 凌晨一点多钟,他突然从睡梦中醒来,告诉夫人说他感到很不舒服,跟着就陷于昏迷,不省人事。随即由夫人及女儿陪伴,送往伊利莎伯医院,施行急救。以后两天,院方派出多位医生会诊,用种种方法治疗,可惜药后无效, 关 先生终于在 8 月 1 日 晚上点钟与世长辞,全家悲痛,不可言喻!他临终时,夫人及众多亲属晚辈都随侍在侧。住院的那两天,他虽然身患重病,但没有丝豪痛苦或挣扎的情况。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时刻,和平安详、像睡着了一样。他终年七十四岁,可以说是高寿。这些都是他的夫及家属在万分哀痛的同时,可以向各位朋友告慰的。

   关 先生是陕西户县人,十八岁的时候,从遥远的西北故乡来到广州。 1925 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一期。以后的数十年间,转战南北,功勋卓著。历任师长、军长、军团长、集团军总司令、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及陆军总司令等要职。他爱国家,勤学问、训练作战,都有独到的地方。特别是他的指挥才能,很受推崇,被认为是一位不可多得的高级将领。现在让我们就这一方面作一次简短的回忆:

   1933 年,日本帝国主义侵我华北,关先生率领所部第二十五师,在河北省境内长城的古北口,捍卫国土,与日军展开血战。他奋不顾身,负伤多处,杀敌致果,立下战功,日寇终未得逞。这一役实为我八年抗战的序战,激发了我全国军民团结御侮的决心,也显示了我们军队的高昂士气及战斗实力。关先生因此一战而获颁发具有崇高荣誉的“青天白日勋章”一座,那时他只有二十六岁。

   1938 年春,抗日战争已全面展开,三四月间,我军与日寇在山东省南部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会战,追奔逐北,取得胜利,山东省南部地区,进行大规模的会战,追奔逐北,取得胜利,造成“台儿庄大捷”,大大的鼓舞了全国军民,坚定了我们抗战到底的决心与信心。参加这个战役的有许多部队,其中关先生率领的第五十二军,是攻击兵团,担负战场上关铤性的任务,对战役全面胜利起重要作用。关先生指挥卓越,他的袍泽英勇善战,都受到高度称誉。

   1939 年 9 月,关先生指挥六个军共二十多万人,在湖南长沙以北地区,与约十万南犯之敌进行了另一次大规模的会战,歼敌无算,造成抗战史上有名的“湘北大捷”。当时全国腾欢,到处开民众大会,庆祝这个胜利。关先生因功实授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那年他三十三岁,是会国最年轻的总司令。

   以上举出的三个战役,是我国抗敌御侮历史上的光辉篇章, 关 先生以其国热诚,统领师干,在各战役中,保国卫民、战胜强敌,不愧为我中华民族的一位英雄人物,他的功绩,必将载入史册,垂诸久远。

   最后,我谨代表 关 夫人关 徐孝仁 女士,两位男公子,四位女公子,男女孙及其它亲属向各位前辈及朋友们,敬致深切的谢意。